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全球健康风险:进展与挑战

Gretchen Stevens a, Maya Mascarenhas a & Colin Mathers a

第87期,第9号,2009年9月,645-732

世卫组织即将发表《全球健康风险》报告,确定与24项健康风险有关的全球和区域疾病和死亡负担。这些风险因素从接触室内固体燃料烟雾等环境风险到高血压等代谢风险不等。报告显示,五大风险因素(儿童体重过低、不安全性行为、酒精使用、不安全饮用水和环境卫生、高血压)导致的死亡人数占全球死亡总数的四分之一,占残疾调整生命年总数的五分之一。只要减少这五大风险因素的影响,全球人均预期寿命就可延长近五岁。

报告阐述了发展中国家不断变化的风险因素特征。全球健康风险正在演变之中。随着妇女生育率持续降低以及年幼者患传染病死亡人数减少,人口年龄结构出现变化,老人数目越来越多。同时,身体活动、饮食、酒精和烟草消费模式发生了变化。现在,低收入国家和中等收入国家不仅面临传染病负担,还面临慢性非传染性疾病负担。

了解健康风险的影响对设计和有针对性地开展预防工作很重要。但发现和解释风险因素证据及其与疾病和残疾的因果关系颇有难度,因此很难分析风险因素。风险评估受到流行病学知识以及全球风险因素作用信息的限制。为评估风险严重程度,必须先获得证据,显示受到每项风险影响而导致的疾病,然后量化每个风险因素导致的损害规模,最后对全球人口面临的每项风险进行评估。

有些风险因素较易评估。例如,可以较准确地衡量生理风险(例如高体重指数或缺乏维生素)造成的影响,并且可以调查对个人产生的疾病后果。但饮食、环境和行为风险因素则较难准确衡量。而如果不能准确衡量这些风险,就较难分析暴露程度与发病率之间的关系。由于较难获得饮食、环境和行为风险因素的流行病学证据,在比较风险评估中一般不考虑这些风险因素。如果列入这些因素,与较易衡量的风险相比,对这些风险造成的疾病负担的估测就可能不太可靠,做出的一整套风险因素估测就会缺乏精确可比性,必须谨慎解读才行。

并非所有风险因素都易衡量。此外,经证实,一些风险因素较易干预,而有些风险因素则不易干预。为确保一致对待各项风险因素,我们通过对实际情况与风险因素暴露程度处于理想水平的假设情况进行比较,估算出每一风险因素的负担。就一些风险因素(例如缺乏微营养素)而言,可以实行有效政策,确保在低成本环境下提供足够营养。实现理想的暴露水平是可行的,也是负担得起的。不过对高体重指数等风险因素而言,却并没有很多行之有效的干预措施。在当今社会,一些孤立人群的平均体重指数达到理想水平,但全民平均体重指数达标仍是一项艰巨任务。

由于颇难发现和解读各项风险因素的证据及其与人口疾病和残疾之间的因果关系,很难评估和诠释风险因素对健康的影响。《全球健康风险》报告采用的比较风险评估框架是国际社会为应对这些挑战作出的最全面的跨学科努力。[1] 该报告的调查结果以及干预措施、成本和效益信息为采取政策行动提供了可靠依据。报告还列出了需要进一步研究的一些风险因素(体重过低和缺乏身体活动等),以便制定有效的干预措施。

正在全球疾病、损伤和风险因素负担的研究项目下全面修订和更新各项风险因素的卫生负担数据。[2] 此项新研究将量化1990年和2005年风险因素的影响,以分析风险因素的暴露和影响趋势,其中将研究更多的风险因素,例如食盐摄入量、叶酸缺乏症以及亲密伴侣暴力等。随着收集更多的流行病学证据,比较风险评估方法将继续演变。

a. Department of Health Statistics and Informatic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 avenue Appia, 1211 Geneva 27, Switzerland.

联系Gretchen Stevens 请发送电子邮件至:stevensg@who.int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2009;87:646-646. doi: 10.2471/BLT.09.070565


参考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