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简报

全球疾病负担方面新的残疾权重

Joshua A Salomon a

a. 哈佛公共卫生学院,665 Huntington Avenue, Boston, MA, 02115,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联系Joshua A Salomon请发送电子邮件至:jsalomon@hsph.harvard.edu

《世界卫生组织简报》2010;88:879-879. doi: 10.2471/BLT.10.084301

全球疾病负担研究自1990年代初启动以来,在各类疾病、损伤和危险因素对人群健康的影响方面,取得了一系列颇具影响力的结果13。这项研究的一个重要贡献是将残疾调整生命年确定为量化因早逝或健康受损的情况下生活而造成的健康生命损失的新指标。若要以同一方式来考虑两类结果,残疾调整生命年需要不同疾病和损伤造成的各类非致命性后果附带的一组权重数值。这些“残疾权重”的概念和衡量问题引起了不少评论和争辩46

目前,对全球、区域或国家疾病负担的研究仍然主要借鉴《全球疾病负担》1996年修订本中提出的一组残疾权重7。针对1996年的研究,一个卫生专业人员小组在审议小组的工作中拟定了这些残疾权重。首先,他们采用所谓的“个人权衡”法评估了22个指标病症。依照所得数值,22个病症的严重程度分为七个不同类别。针对研究中的其余结果(以下简称“失能后遗症”),要求参与者为七个类别的特殊后遗症分配一组典型病例。每类中的指标病症为该类别中的严重程度提供具体的可操作性定义,从而标示从完全健康到死亡的数值尺度参照点。

残疾调整生命年的批评者对这种方法的一些方面提出质疑。专家小组投入工作后,建议开展更具包容性的衡量工作,以便体现社区和社会更为广泛的观点4。其他研究人员询及,对于不同文化和环境中健康结果的评估,是否可能会有重要差异6,8,9,这表明需要更多的跨国衡量和比较。一些批评人士出于伦理方面的原因反对1996年小组工作中采用的个人权衡技术5

过去两年,在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的支持下,包括卫生指标和评估研究所、哈佛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昆士兰大学和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个研究联合会一直与世界各地数百名专家组成的网络合作,牵头对全球疾病负担作重大修改。这项研究的一个基本要素是全面重新估计与研究中的各种疾病和损伤原因有关的全部约230种特殊后遗症的残疾权重。

这项新研究的设计以若干重要方式回应了对以往工作的批评。由于以调查为基础的数据收集分为两个重要组成部分,这项新研究使用了简单的配对比较问题。在这些问题中,要求受访者考虑功能受限各不相同的两个假设个体,并说明他们认为哪个人更健康。这些简单的问题允许文化、环境和人口构成状况多种多样的各类受访者提出意见。直接分析法允许根据个人的顺序反应在人口层面上推断基本权重10

这项研究的第一部分包括六个国家(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秘鲁、南非、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以人口为基础的新的住户调查。这些调查所得数据在不同环境中的健康评估差异范围问题上提供了令人欢迎的经验证据。第二个部分采用的是因特网上的开放式调查,其目的是扩大调查在全球范围的影响力。调查问卷目前提供英文本,最终将翻译成其他语言,这将进一步扩大参与人数。在设计上与住户调查出现的重叠将允许直接比较和评估因非随机抽样可能造成的选择影响,而以网络为基础的格式以及访问不受限制使我们能够在全球重点卫生问题讨论会上听到更多鲜见意见。

在评估人的健康方面,可靠、有效和可比较的非致命性健康结果衡量同准确衡量死亡率和死亡原因一样至关重要。现有残疾权重方面的长期难题要求通过范围广泛和具有包容性的数据收集工作,开展进一步的实证研究。这次请大家参与网上残疾权重衡量调查,籍此发表己见,网址:http://www.gbdsurvey.org


参考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