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办公厅

世卫组织总干事向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团通报埃博拉疫情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有关几内亚、利比里亚、尼日利亚和塞拉利昂埃博拉疫情和应对工作向联合国会员国的通报
瑞士日内瓦

2014年8月12日

尊敬的联合国会员国、各位大使、外交官、女士们、先生们:

谢谢各位。我借此机会介绍世卫组织对埃博拉疫情的评估并向各位通报我们的应对工作。

我们正面临一次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西非埃博拉病毒病疫情是一次危机。对受影响国家及其邻国、非洲大陆乃至整个国际社会都是一次危机。

疫情的规模、严重性和复杂性前所未有。病例既发生在偏远、不便的农村地区,也发生在首都城市。

尼日利亚拉各斯确认的第一个病例敲响了警钟。埃博拉病毒病可以通过国际旅行传播,使每个有国际机场的城市都面临输入病例的风险。

迄今已有近两千人感染,一千余人死亡。没有人认为疫情会很快结束。

这是一次严重的卫生危机。而且,如果我们不做更多努力阻断传播,它将很快发展为人道主义危机。

封闭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交界区疾病传播热点区域的决定对于阻止跨境人员流动造成的重新感染至关重要。

受到影响的人口达一百多万,他们需要日用物资支持,包括食物。这一区域的隔离使无国界医生组织等机构更难向该地派出人员或发送物资。

我与这三个国家的总统讨论了当前形势。国际社会必须团结起来,给他们提供所需的资源。

被感染卫生工作者的数量也是前所未有的。在过去的疫情中,确认埃博拉病毒并采取感染控制措施后,医疗保健环境下的病毒传播就会终止。

这次疫情则不然。迄今,已有近170位卫生工作者被感染,80多位已经死亡。

卫生工作者的感染和死亡有三个主要后果。首先,这会减少应对任何疫情的最重要资产。

其次,这会导致医院和隔离病房关闭,特别是如果医院员工拒绝上班的话。第三,这会使原本就很深的恐惧达到极端的程度。一般公众都在问:如果经过培训而且有防护的医生和护士都被感染了,我们还有什么希望?

昨天与来自核心非洲国家的大使们开会时我就听到了这个信息。鉴于这次疫情的压力已远远超出应对能力,很多人感到无助和绝望。今天的其他发言人还会谈到他们对形势的判断。

我在这里举一个例子。一家收治70位埃博拉病患者的设施需要至少250位卫生工作者。而这个区域员工稀缺,且基本上没有带隔离设施的医院。

许多设施没有可靠的电力和自来水供应。疟疾、伤寒和拉沙热等其它严重传染病以及许多慢性病都被忽视了,因为人们害怕去医院。

此前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都经历过多年内战和冲突,近些年才重获政治稳定。而战争和冲突很大程度上毁灭或严重破坏了卫生系统。

疫情已经产生严重经济后果,将很可能使这些国家倒退。航空公司正在取消航班。公司正在撤离员工。

我得说明,旅行禁令将无法阻止疫情,但预防工作可以。

及早发现并隔离病例、追踪并监测接触者以及严格执行感染控制措施等标准做法曾经阻止了以前的埃博拉疫情,这回也可以发挥作用。我们已经从过去发生在乌干达、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加蓬等国的疫情中学到很多东西。

但是,和这次疫情一样,遏制病毒传播的挑战前所未有。最近病例数大幅度增加已经使所有应对能力紧张到极点。

个人防护设备和消毒剂供应不足。谣言和神话满天飞。疫情发展超出诊断能力,造成确认或排除病例方面的拖延,也影响了接触者追踪。

一些治疗机构人满为患。所有床位都已被占,无法接收患者。

其他机构则空空如也。因为埃博拉无法治愈,患者家庭越发想要在家护理自己的亲人或者寻求传统治疗师的帮助。这两种做法都导致病毒进一步传播。

根深蒂固的传统埋葬方法涉及与具有高度传染性的尸体密切接触,这是控制疫情的又一个主要障碍。例如,在几内亚,约60%的病例被发现与埋葬方法有关。

来自现场的数据表明,如果能够由经过适当培训、获得报酬、使用手机和专门车辆的团队提供有尊严的埋葬,则传播风险可以大大降低。

疫情发生六个月来的情况证明,恐惧是最难克服的障碍。恐惧导致病例接触者逃离监测、家庭把出现症状的亲人藏匿起来、患者逃离治疗中心。恐惧和恐惧引起的敌意威胁着有关国家和国际应对团队的安全。

女士们、先生们,

这次疫情发展很快。已经出现三波疫情,目前这一波迄今为止最为严重。世卫组织及其伙伴正努力追赶。

我已经决定,要承担其个人责任,协调世卫组织领导下的应对工作,并动员国际社会提供支持。

目前正在为受影响的国家配备信息技术系统和规划,使它们能够对病例进行实时报告。也在绘制疫情图,以便确认所有传播区域并确定工作重点。

更多的国际援助正在到来。世卫组织的物流专家正在协调援助工作,确保援助到达最需要的地方为各国提供帮助,而不是增加它们的负担。

联合国秘书长已经请David Nabarro博士协调整个联合国系统的应对工作。Nabarro博士答应了,并且从这周初已经到日内瓦来和我们一起开展工作。

我也经常和世界银行行长金墉交谈。我们都想要确保财政支持能够用于加强卫生系统。但当前最重要的重点是阻止病毒传播,包括阻止其在受影响的国家内部传播和阻止其传播到其它国家。这对于应对疫情至关重要。

全世界高度警惕戒备,这从机场和急诊病房的假警报数量就可以看出来。保持高度警惕有助于确保在输入病例有机会传播感染之前就发现并隔离他们。这在尼日利亚做得很好。

我感到乐观的是,有了来自伙伴的强有力支持,有了在座发言人所代表的联合国机构和其它伙伴的合作,我们能够控制本次疫情。今天没有来自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代表,但该中心也一直在有关国家内部提供有力的支持。

但正如我前面所说,目前还看不到疫情会很快结束。这次疫情不同寻常,需要采取不同寻常的措施加以遏制。通过共同努力,我们可以做到。每个人都可以发挥作用。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