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办公厅

世卫组织总干事在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会议上就埃博拉威胁发表的讲话

世卫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经济及社会理事会“埃博拉威胁经济和社会进步”特别会议上的主旨演讲
美国纽约

2014年12月5日

诸位阁下,尊敬的代表们,联合国各机构同仁,女士们,先生们:

我感谢经社理事会主席召开这次重要会议。

正在西非肆虐的埃博拉流行病疫情是在新环境下旧病新发,悄悄流行了三个月后,急剧空前恶化。

什么是助长此次疫情的环境因素呢?

这是西非首次埃博拉病毒病疫情。该地区此前没有临床医生治疗过埃博拉病人,没有实验室处理过诊断标本,政府也缺乏经验,不了解埃博拉这样的疾病可能会对国家未来造成多大损害。

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这三个疫情最严重国家也是全世界最贫穷的国家。这几个国家的边境管制很松,很多人为找工作四处奔走,人口流动性很高。

埃博拉患者跨越国界求医进一步扩大了传播链,在快要控制住局势的地区引发新的疫情。

社区抵制一直是个难题,造成病例隐而不报,尸体被悄悄埋葬。愤怒和恐慌的当地人的骚乱以及医护人员和掩埋尸体人员的罢工进一步扰乱了控制工作。

在连续多年的内战和动乱中,这3个国家的公共卫生基础设施遭到破坏。在这3个国家中,每10万人只有一两名医生。由于近600名医生、护士和其他卫生保健工作者被感染而且半数以上已经死亡,现在医生比例甚至更低。

女士们,先生们:

而在这次疫情之前,这些国家在卫生和发展领域正取得良好进展。

这是埃博拉病近40年历史上最大规模、最为漫长、最严重和最复杂的疫情。它已从刚开始时的卫生领域危机演变成一场人道主义、社会、经济和安全危机。

实施了旅游和贸易禁令;市场停转;耕地荒芜。对埃博拉的恐惧情绪扩散速度比病毒还快。这是一个无情的病毒。

几内亚在首次暴发疫情后,经历了至少三次起伏期,病例数减少后又突然增加并在新的地方出现热点。

利比里亚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目前正取得良好进展,但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因为该病毒已从大城市传至偏远农村地区。

在塞拉利昂,特别是在弗里敦市,病例数继续增加。各发展伙伴及联合国各机构正加紧采取行动支持该国政府。

女士们,先生们:

只要当地社区拒绝与应对小组合作,只要家庭继续隐瞒病例和拒绝安全掩埋尸体,只要民众仍将治疗中心视为传染点并认为去那里后几乎必死无疑,那么,在看来已控制住局势后再度发生密集传播疫情的反复模式几乎肯定会延续下去。

但也有一些亮点。塞内加尔、尼日利亚和马里在发现若干输入病例后作出坚定努力,迅速取得胜利,只有很少人遭进一步感染。

另一亮点是,国际社会、非政府组织以及联合国埃博拉应急特派团(UNMEER)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支持。

世卫组织正为阻断传播提供技术专长,并正根据疫情的演变灵活制定新战略。世界粮食计划署不仅提供食物和其他物资以满足日常需求,还向其它机构提供了后勤支持。

世界银行为支持开展战略性活动捐献了大量资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也开展了多项活动,并发起大规模社会动员运动,以努力改变传统习俗。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志愿人员承担了绝大多数安全掩埋尸体活动。

最后,埃博拉疫情为这些国家带来了重建和加强包括人力资源在内的公共卫生基础设施和系统以发现和应对疫情等卫生挑战的机会。

稳健的卫生系统很重要。有了稳健的卫生系统,才能顶住21世纪日益频繁和日益强大的冲击。这些冲击可能来自病毒杀手,也可以源自气候变化。

女士们,先生们:

最后,我要讲一下积极因素。

一年前,埃博拉情况极为糟糕。这是一个致命的可怕疾病,没有疫苗,没有治疗方案,没有治愈办法。

而今天,在科学家和业界的努力下,情况已有所改观。

正加紧努力迅速开展埃博拉疫苗研发工作。正在进行临床试验,试验结果看来很有希望。

世卫组织与世界各地专家和科学家合作,将重点放在一些试验性疗法上,包括重点研究一些潜在的治疗方法,并正进行临床试验。

多数专家认为,这不会是非洲最后一次大规模埃博拉疫情。至少有22个非洲国家的生态条件、野生动物和狩猎习俗可能会促成今后某个时候再度暴发埃博拉疫情。

我认为,有了我们迄今积累的集体经验,世界防范和应对这类事件的能力已大幅增强。如果能为建立公共卫生基础设施和稳健的卫生系统投入更多资源,特别是在初级卫生保健基础上提供良好的社区卫生服务,应对能力就会大不一样。

本次会议专题讨论主持人Paul Farmer博士深知这一点。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