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干事办公厅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启动欧洲医疗队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在欧洲医疗队成立庆典上的主旨发言
比利时,布鲁塞尔

2016年2月15日

当我是一名年轻的医生时,我曾经接生过孩子。今天,我们的孩子生下来,都非常健康。

自1979年天花在非洲之角销声匿迹以来,应对西非暴发的埃博拉疫情可能是抗击传染性疾病最紧张的后勤行动。

两年多以前当疫情暴发时,世界和世卫组织在波及面如此巨大的疫情面前束手无策。起初,我们在各方面都准备不足,包括医疗队。欧盟出手相助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西非埃博拉疫情出现了转机,形势向好。

你们的支持是巨大的。从提供专家和医疗队,到建造专用的治疗中心和手术基地,从培训欧洲民间社会组织,到动用军用飞机和船只抢运所需的流动实验室、摩托车,以及大量设备和物资。

你们提供的支持对应对工作有所推动,它大大超越了欧洲地区。你们致力于保障应对人员的医疗撤离和治疗,为部署来自世界各地的紧急医疗队和公共卫生专家敞开了大门。

埃博拉疫情是一次十分严酷的警钟。世界再也不应感到事出突然,毫无准备地去应对。事先可以作出准备的所有工作都必须当作最为迫切的事项去完成。

去年出席世界卫生大会的代表要求我,作为筹备工作的一部分建立一支全球卫生应急团队。欧洲医疗队的庆典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一个开天辟地的里程碑。制定质量保障,分类和注册应急医疗队的标准,是过去一年世卫组织/欧盟的联合工作的成果。

我们今天创办的医疗队是对全球卫生应急团队的一次引人注目和高效率的贡献。感谢你们为此所做的一切。它绝不仅仅是公共卫生专业技能和医疗队。

这些努力包括医疗撤离团队,具有重建被破坏医院技术、事故处理管理人员和信息管理人员以及流动实验室和物资的后勤团队。我向你们率先为全球团队做出的贡献表示祝贺,也祝贺你们为他人树立了效仿的典范。

国家一级是公共卫生系统应对疫情和突发事件依靠的基础。欧洲医疗队同它的“志愿池”结合国家的能力对当地的疫情做出了应对,亦可供其它面临突发事件的国家加以运用。最为重要的不仅仅是具备地区应对能力,而且当需要全球应对时也能有备无患。

国家的能力加上地区能力的紧急反应就一定是更加及时、更具预测性、更有效和更为符合实际。

女士们,先生们,

由于突发卫生事件的数量、规模和严重性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而使局势变得一团糟,欧盟和世卫组织目前共同进行的努力是拨乱反正。

建立欧洲医疗队汲取了埃博拉疫情暴发的教训,也从应对诸如地震、水灾和热带风暴等突发紧密事件中汲取了以往的教训。

五年之前出现了转折点,当时海地发生了地震,涌入了大量素质差,互不协调和携带蹩脚设备的应急人员。很多人认为,海地的应对行动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紧急援助的鲜活案例。

为了结束这一混乱不堪的局面,建立了一个全球系统来确保应急医疗队的质量,对他们的技能进行归类以及将其作为全球防范突发灾害的一部分进行登记。这一系统使得特别团队对具体的需求必须做出快速和紧密的匹配,拒绝未经协调的、不恰当援助。

该系统使得对菲律宾的海燕台风,瓦努阿图的飓风帕姆和尼泊尔的地震做出了截然不同的反应,当时的149个医疗队有98%都已登记并由世卫组织和卫生与人口部共同负责协调。

近期的这些实例表明了全球卫生团队的力量及其与众不同之处。这显示出全球的团结。联合起来,我们绝不允许另一种病毒失控。由于我们没有做出更好准备,导致超过1.1万人在埃博拉疫情中死亡。

我完全相信欧洲医疗队在全球防范疫情和突发事件中将带来一场重大变革。

其次,这是一个其影响大大超出欧洲的成就。东南亚、拉丁美洲和加勒比以及西太平洋地区正在紧密比照你们的工作模式,做出类似的努力。

你们当中有许多人提到,寨卡会是下一次全球危机。埃博拉和寨卡之间有众多不同之处。在这个星球上,埃博拉是最致命的病原体之一。寨卡这一杀手并不为人所知。1976年在埃博拉出现以来,我们对这类疾病有了许多了解。我们对寨卡却知之甚少,且才刚刚开始看到它的诡异之处。

风险无处不在。寨卡主要是由生长在许多赤道和亚热带国家的属于埃及伊蚊种类的蚊子传播的。

这些蚊子可以在非常狭小的空间里繁殖,例如在一个塑料杯或一个瓶盖里。每个家庭都应担负起控制蚊子的责任。这些蚊子的三分之二是在家庭中滋生而不是在户外。每一个家庭必须帮助清除这些孳生地。靠政府本身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寨卡在大多数人身上引发轻微疾病,而且80%受感染的人无任何症状。大多数可以康复。我们特别担心的是孕妇。一旦她们受到病毒感染,或许她们生下的婴儿头很小,或患有其它神经并发症。科学还未做出最后的定论,但证据越来越明晰有力。

2月1日,世卫组织宣布了一起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因为我们不知晓这一疾病和病毒,也不知晓与出生缺陷可能存有的关联。你们可以想象一下,那些有患小头症婴儿的家庭的那种紧张,焦虑和伤心的感受。抚养这些婴儿实属不易,给家庭和社会带来了沉重负担。

世卫组织是在专家的建议下做出这一宣布的。世卫组织的任务就是协调世界顶级人才发展能澄清这一关联的科学。

请让我特别提及上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的案例调查。这是欧洲专家开展的一系列非常复杂的调查。这项研究对怀孕期间感染和小头症之间可能的联系为我们提供了最有力的证据。

埃博拉需要大规模的后勤支持以及调动医疗队和成吨的物资。寨卡需要动员开展大规模的社会行动。当前,控制蚊子是我们最紧要的一道防线。

我们还必须向妇女提供信息,赋予她们做出某些困难决定的权利。现在的证据已足够有力,据此我们可以向孕妇提出建议,考虑推迟到那些病毒正在传播的国家旅行。还有一点也很重要,就是返乡的旅行者不要献血。欧洲国家在保持供血安全方面拥有非常好的指导方针。

埃博拉是一种置人于死亡的疾病,寨卡却不是,但它是引起家庭万分伤痛的疾病。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