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埃博拉疫情时面临的挑战和得到的收获

2014年7月

Mauricio医生和Catherine医生在进行进入隔离病房前的准备,塞拉利昂
世卫组织/ T. Jasarevic

“Mauricio和我同一天到达,这真是太好了。我们一起感受了最初非常令人震惊的印象,并一起经历了适应艰苦工作条件的过程”,Catherine Houlihan博士说。她是来自英国的一名传染病医生,通过世卫组织派遣到塞拉利昂,协助应对埃博拉疫情。

对Catherine而言,这是她第一次被派遣到一个疫区。“第一天,面临的巨大挑战使我感到非常震惊。第二天,我开始逐渐适应。”

Mauricio Ferri博士是一名巴西重症监护专家,他在加拿大不同的医院工作过七年。他笑着说:“出发前,我不得不说服我的妻子让我去。”

Catherine和Mauricio被派遣到凯内马工作三周,现在已过了一半的时间。自5月下旬宣布发生疫情以来,凯内马是塞拉利昂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他们的工作队由四名国际派遣的医生组成,在市医院内由卫生部管理的新建埃博拉治疗中心提供临床医疗。

他们是通过全球疫情警报和反应网络派遣的,这是以世卫组织为基础的专家和机构网络,可协助国际上应对疾病暴发。

在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世卫组织目前已通过全球疫情警报和反应网络从世卫组织的职员、外部招聘人员和合作伙伴中选派了126名专家。

个人安全和患者照护

“我知道会有很多困难,但我没有预见到会在缺乏设备以及缺少感染预防和控制措施方面遇到这么大的挑战”,Mauricio说。“但是,在最初的震惊之后,我开始把那些困难视为改善条件的机会。”

Mauricio和Catherine每天穿着全套个人防护装备,在治疗中心工作7小时,一天照料的病人达40至50人。世卫组织为应对这次埃博拉疫情的卫生工作者提供个人防护装备。每个人——包括保安人员、救护车驾驶员、保洁人员和专业卫生工作者,都应接受适当使用个人防护装备的培训,使他们能够安全地开展工作。

有些患者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Catherine回忆道:“最初几天,我看到的是尸体被抬走;在第四天,我看到第一名出院的患者。那是我迄今最欣慰的时刻”。Mauricio不能忘怀的是一名年仅四岁的埃博拉存活者的故事,他是全家唯一的幸存者。

个人安全问题是疫情应对工作队,尤其是直接与患者接触的医疗工作者关注的又一个问题。“在到达凯内马之前,我为自身的安全担忧,但后来我意识到我们可以控制风险”,Mauricio说。“我们需要在照护患者与我们自身安全之间达成适当的平衡。”

在治疗中心工作的若干当地护士染病并死亡,对病房里所有的卫生工作者,尤其是与他们长期工作过的本国工作人员造成巨大影响。Catherine说:“关于如何适当使用防护装备,我们需要以身作则。尽管有挫折,也要继续工作。”

独特的经验

如果有需要,两位医生是否会回到塞拉利昂或接受派遣前往它处?“绝对会”,两个人同时答道。“作为这样一次行动的一部分是一次独特的经历。我们不但能够为制止埃博拉传播的工作做出贡献,而且这也是一次极好的个人学习经历,使我们对今后的派遣任务能够有更充分的准备。”

当Catherine和Mauricio收到世卫组织向各医学协会发出的关于招募志愿者协助应对西非埃博拉疫情的电子邮件时,他们两人都立刻提出了申请。“我至今不后悔”,Catherine最后说。“我觉得我就应当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