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果民主共和国:了解如何打败埃博拉的国家

2014年12月

刚果民主共和国有和埃博拉打交道的长期经历:这已经是埃博拉病毒病第七次在该国暴发了。这个国家具备阻止疫情所需的知识和人员——再加上还有世卫组织的强有力技术援助和支持。

在刚果民主共和国迪杰拉开展的提高社区领袖对埃博拉认识的活动,具体内容包括埃博拉疫情期间的手卫生和安全埋葬方式
世卫组织驻刚果民主共和国办事处/Eugene Kabambi

2014年,非洲同时暴发两场埃博拉病毒病疫情。西非的疫情始于2013年12月,主要影响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到今天还在持续。另外一场与西非无关的疫情发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赤道省博恩代地区,于8月24日首次报告给世卫组织。首次报告后不到3个月,11月21日正式宣布该疫情结束。

刚果民主共和国是怎样迅速结束疫情的?

世卫组织驻刚果民主共和国代表Joseph Waogodo Cabore博士说:“刚果民主共和国有和埃博拉打交道的长期经历:这已经是埃博拉病毒病第七次在该国暴发了。这个国家具备阻止疫情所需的知识和人员——再加上还有世卫组织的强有力技术援助和支持。考虑到整体而言该国的卫生系统仍存在严重不足,这是一项巨大的成就”。

卫生系统的薄弱环节包括严重缺乏医生、护士和其他卫生工作者,而且全国免疫接种和孕产妇护理等基本服务严重不均衡。Cabore博士说:“应对最近埃博拉疫情的工作协调得很好。这表明,只要国家当局确定并坚持重点,卫生系统就可以做出非凡努力”。

“应对最近埃博拉疫情的工作协调得很好。这表明,只要国家当局确定并坚持重点,卫生系统就可以做出非凡努力”。

世卫组织驻刚果民主共和国代表
Joseph Waogodo Cabore博士

8月,博恩代地区一发现埃博拉疫情,卫生部长Félix Kabange Numbi Mukwampa博士就和Cabore博士一道访问了该地区,以评估形势并发挥领导作用。疫情暴发一个月之内,他就访问了该地区两次,极大地激励了一线工作人员,并使疫情获得当地居民和地方政府的重视。

快速行动遏制疫情

该地区的卫生工作者和刚果民主共和国其它地方的卫生工作者一样清楚地知道,埃博拉一直在等待时机,可能在任何时候出现。病毒出现的时候,他们知道必须立刻报告国家当局并采取行动。控制埃博拉疫情必做事项清单上的所有行动随即展开。

首个疑似埃博拉感染病例的血液被用飞机运送到金沙萨,那里有一家能够进行最先进的基因检测并能够在几小时之内就拿出化验结果的实验室。一般情况下需要患者付费的卫生服务此时是免费提供的。

立即开展了接触者追踪,并在整个疫情过程中持续开展追踪。进行了严格的分诊:临床将怀疑感染埃博拉的患者同其他患者隔离开来。从第一天开始就将社区及其传统和宗教领袖动员起来,这冲淡了对有埃博拉症状者就医的恐惧并极大地鼓励了以安全方式埋葬死者。

Cabore博士说:“不能说应对工作是完美的——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博恩代地区医疗机构的感染控制工作。但整个应对工作非常有效”。

世卫组织和伙伴的支持至关重要

宣传如何预防埃博拉的海报(刚果民主共和国)
世卫组织驻刚果民主共和国办事处/Eugene Kabambi

除世卫组织外,无国界医生组织、美国疾控中心、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温尼伯的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学实验室和其它伙伴利用其在疫情调查、风险沟通、社会动员、移动实验室检测、安全埋葬、接触者追踪和临床护理等领域的专业知识为政府提供了支持。

世卫组织在地区上开设了旨在加强总体卫生系统的培训规划。博恩代卫生区医疗主任Passy Bosombo博士说:“在让我们做好应对埃博拉疫情的准备这方面,世卫组织发挥了特别重要的作用,帮助建设了管理能力”。就在疫情暴发前几周,7月,世卫组织还支持了为博恩代所有相关人员提供的此类课程之一。2014年,刚果民主共和国共有17个地区接受了此种培训。

埃博拉之后卫生服务要迎头赶上

现在疫情已经结束,刚果民主共和国卫生系统正努力处理自8月以来由于缺乏资源导致的博恩代地区被忽视的卫生问题。例如,正积极开展综合行动,为可能错过服务的妇女和儿童开展常规疫苗接种、脊灰免疫接种、维生素A服药、驱虫和体检;也正在加强综合监测。

和哨兵一样,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医务工作者总是对埃博拉保持警惕。他们知道埃博拉可能在任何时间卷土重来而且也已做好应对的准备。现在,他们的挑战是如何增加政府对整体卫生系统的投入并使之成为促进国家发展的重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