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拉利昂社区组织应对埃博拉

2014年12月

塞拉利昂东部Nimiyama酋邦埃博拉工作组会议旨在动员社区所有成员参加到疾病斗争之中。
世卫组织/Saffea Gborie

“我们的酋邦已经建立起必要结构——所有村庄的首领都充分参与到埃博拉应对工作之中。我们有主动性监测方法,民众十分了解情况”,塞拉利昂东部Kono区Nimiyama酋邦副大酋长Philip Musa Koroma解释说。

他刚刚结束了与酋邦埃博拉工作组召开的一次会议,村庄领袖和民间社会团体代表就当前形势提出了解决方案并做了讨论。这一埃博拉工作组的目标是将所有社区成员动员起来,工作组体现了与疾病作斗争方面的当地集体所有权。

“在Koidu地区医院检查呈埃博拉阳性之后,我就被转到凯内马治疗。我认为自己之所以得到全面康复就是早期使用支持性药物和静脉输液。当我依然在等待转院时就提出了这一治疗要求”。

塞拉利昂Nimiyama社区卫生中心主任Umaru Sow

该酋邦两个月前出现首例埃博拉病例。过去两周已经报告发生了20多例病例。

“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后勤事务。我们没有救护车。路不好走并且距离又远,工作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到达这里”,Koroma酋长解释说。“在我们酋邦即将建设的一处社区治疗中心以及在地区首府Koidu建设的一处埃博拉治疗中心,会有助于病人得到早期治疗”。

该酋邦的Nimiyama主要社区卫生中心主任Umaru Sow就是认识到早期治疗重要性的其中一员。“我在治疗一位没有说出全部情况的病人时受到感染,当时我曾假定他不太可能属于埃博拉病例”,Sow先生回忆到。“在Koidu地区医院检查呈埃博拉阳性之后,我就被转到凯内马治疗。我认为自己之所以得到全面康复就是早期使用支持性药物和静脉输液。当我依然在等待转院时就提出了这一治疗要求”。

及时作出协调应对

Kono地区当局在新一波病例面前反应迅速,在当地及通过国际合作伙伴动员可用资源。Kono地区有14个酋邦,每个酋邦都成立了埃博拉工作组,在地区层面定期召开会议,协调应对工作。

地区埃博拉应对中心协调员每天主持召开指挥中心会议,其目的是协调从国际合作伙伴方面实际得到的援助。

世卫组织和美国疾病控制中心于今年十二月第一周参与了卫生部和国家埃博拉应对中心的一次联合工作小组,协助当局评估疫情形势。在联合国埃博拉应急特派团的支持下,人员和物资很快就被空运过来。

国际红十字会协助Koidu医院更好地组织管理临时留观中心。国际红十字会目前正在新建一处埃博拉治疗中心,这样一来将不再需要通过4个小时的艰难旅程将危重病人转到离凯内马最近的埃博拉治疗中心。

联合国人口基金刚刚完成了对300多名接触者追踪人员和监督人员的培训工作。联合国儿基会正在支持开展社区动员工作,国际救援委员会支持培训了45名涉及感染预防和控制安全措施的医院员工。世界粮食计划署、卫生合作伙伴和世界宣明会等其它伙伴也在支持开展应对活动。

Umaru Sow在塞拉利昂Nimiyama酋邦临时关闭的社区卫生中心前展示埃博拉治疗中心发给的出院证书。
世卫组织/Saffea Gborie

“埃博拉治疗中心的建设将会使情况出现改观,因为我们不再需要将检测阳性的病人转到凯内马去”,世卫组织在Koidu的工作队长Michael N'dolie先生解释说。“最大的问题依然是流动性和后勤安排。我们迫切需要得到供病例管理团队使用的救护车以及供埋葬团队和监测团队所用的车辆”。

非埃博拉卫生需求

回到Nimiyama酋邦后,Umaru Sow开设的社区卫生中心现在已经关闭。由于7位埃博拉病人曾经来过该中心,因此有必要实施消毒,Umaru的所有同事都在接受检疫,因为他们与他本人以及7位病人有过接触,病人在被转到Koidu留观中心之前曾在该中心留宿。

“现在具有非埃博拉需求的人员必须步行一个多小时才可得到某种帮助”,Umaru补充到。据说人们因害怕染上埃博拉而对前往卫生中心带有恐惧。据当地一位助产士所述,现在很多分娩在家里由传统接生员辅助进行。

“这需要时间,但我们希望当我们在本月底重新开放卫生中心时,供人们再次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