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塞拉利昂抵御埃博拉暴发

2014年7月

世卫组织

国家卫生当局、世卫组织与合作伙伴昼夜开展工作,控制在塞拉利昂东部凯拉洪区和凯内玛区发生的埃博拉疫情。

凯拉洪紧靠几内亚边境,尤其是今年3月首先宣布发生疫情的盖凯杜地区。5月25日首次报告了凯拉洪的埃博拉确诊病例。

截至2014年7月17日,塞拉利昂埃博拉病毒病总病例数为442例,包括206例死亡。

Jose Rovira是为世卫组织工作的一名物流专家,在凯拉洪区培训了国家红十字会和卫生部的20名志愿者以便安全地安葬死去的埃博拉患者。她说:“我到这里已有12天。我们在埃博拉治疗中心附近的两个临时墓地埋葬了50多具尸体,而且这还不包括安葬在家中逝去者。我们每天得到社区疑似病例死亡的消息。”

阻断传播链的关键是,要发现和治疗所有埃博拉患者,然后追踪与患者有过密切接触者并在21天内进行观察,确保他们没有染病。

Anja Wolz是无国界医生组织的突发事件协调员,负责凯拉洪埃博拉治疗中心的运行。她说:“我们已经落后了。我们来得太晚,村庄里已经出现了数十起病例,现在我们不知道传播链都在什么地方。四周前建立中心以来,我们已确诊了90起病例,但我认为这只是冰山一角。”

传播链随后向南转移到规模较大的凯内玛城。地区医院把两个病房变成治疗中心,由世卫组织提供临床医生和技术援助。在埃博拉病房工作的八名护士受到感染,进一步削减了本来就薄弱的卫生人力。

“我们的能力有限,而且我们的卫生工作者没有充分的准备”,目前负责凯内玛应对工作的塞拉利昂首席医官Brima Kargbo博士说。“非常感谢提供的外部援助。”

尽量扩大有限的资源

在这两个城市里,由国家卫生当局主持在不同方面开展工作的各个委员会组织了应对工作:病例管理和感染控制、监测和社会动员、社会心理支持以及后勤服务。

“要成功地积极发现患者,社区的参与至关重要”。世卫组织工作队队长兼凯拉洪突发事件协调员Zabulon Yoti博士解释说。“在合作伙伴的财政支持下,我们分别为14个酋邦招募和培训了20名志愿者,并为他们配备了移动电话。有约300名志愿者负责追踪接触者并向卫生部报告疑似病例或死亡。该规划正在产生成果,而且已获得今后三个月的资金供应。”

世卫组织协助部署了加拿大公共卫生署在凯拉洪的流动实验室;而凯内玛的检测工作则在现有的拉沙热研究中心开展。也在开展社会动员活动,但恐惧和焦虑持续存在,尤其是在农村地区。凯拉洪区涉及传统和宗教领袖的活动已经使社区能够在更大程度上接受卫生干预措施。

病例尽早进入病例管理中心获取支持性医护,会提高存活几率。迄今已有50多名埃博拉感染患者在凯内玛的治疗中心接受成功处理之后出院并已回家。

迫切需要作出强劲的反应

鉴于疫情的广泛地域分布,需要大力和强劲的反应能力与组织机构。但是,由于这是西非第一次发生埃博拉病毒病暴发,受影响的国家必须强化本国的流行病防范和应对系统。

在塞拉利昂,有关各方一致认为,如果没有更多的资源,要抵御埃博拉就太困难了。“我们必须加强反应,而且必须要快”,Yoti博士说。“我们在现场需要更多的专家,更多的资金,更多的后勤支持。”

社区有很多志愿者准备参与应对工作,但常常缺少有经验的人来领导各项行动。

Kargbo博士的结论是,“我们正在面对很严重的疫情,我们需要更多的人员和后勤物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