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炮弹震惊”的加沙人努力扩展冲突后的精神卫生服务

2014年9月

心理学家Hasan Zeyada的家在加沙7月20日的敌对行动中被毁,其间他失去了母亲、三个兄弟,一个弟媳和一个侄子。

长达50天的冲突使加沙社区精神卫生中心无法运作,中心主任Zeyada不得不等了一个多月,直到8月26日停火,他才得以重返工作岗位。在整个等待的期间,他知道等待之后面临着什么:需要帮助的人大大增加,许多人的感受与他所经历的相同,或者更糟。

“我也是人”,他说,“我比以往更了解他们的感受。他们不堪重负。许多人需要帮助。单就儿童而言,我们面临的问题就有失眠、噩梦、多动、疲劳、头痛、注意力问题、口吃和尿床”。

世卫组织估计约36万人(20%的加沙人口)正在遭受今年夏天冲突后的一系列精神卫生问题,世界卫生组织负责加沙精神卫生的官员Dyaa Saymah表示。

研究显示,武装冲突引起了严重的抑郁和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平均而言,受冲突影响的人中有17%将出现抑郁症状,15%将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Zeyada和Saymah说,由于冲突期间普遍出现幽闭恐惧症和整体无助感,加沙的精神卫生问题比例较高。

“我比以往更了解他们的感受。他们不堪重负,许多人需要帮助。单就儿童而言,我们面临的问题就有失眠、噩梦、多动、疲劳、头痛、注意力问题、口吃和尿床”。

加沙社区精神卫生中心主任Hasan Zeyada

评估服务缺口和需求是关键

现在的首要工作是评估冲突对加沙精神卫生服务造成的影响,并迅速扩大服务,Saymah说。

早在加沙最近的危机之前,当地的精神卫生系统就已经难以满足需求。在停火后,隶属于加沙社区精神卫生规划的加沙社区精神卫生中心成立了6个危机干预小组,每天进行16至20次实地探访。Zeyada说,他们已经确认有30个病例需要长期心理护理,预期还有更多。

“有关的需求很大。作为人道主义卫生部门,我们应避免投入资源和金钱做重复评估,这些评估只是告诉我们已知的问题性质”, Saymah解释说,“最佳的策略是找出需要帮助的人,并在开发系统方面进行投入,这样可以做短期和长期的应对。危机造成的创伤巨大,而且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长期轰炸的一个后果是,一些加沙人出现了类似炮弹休克的症状,有关它的描述首次出现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加沙居民处于受限的空间内无法逃离,被爆炸环绕长达数周,他们亲见身边的人丧生或受伤,怀疑自己是否会有同样遭遇。这样有时会导致受惊和行动能力丧失,可能还会伴随辨认、记忆或语言能力的丧失。

对人的影响

Abdullah现在每周接受一次辅导。
世卫组织/加沙

当炮弹落在附近时,52岁的Abdullah正在自家门外。“他记不起那之前发生的任何事”, Saymah报告说,“他记不起自己认识的人,他这种情况已有两个月”。 Abdullah的手被炸断,但检测显示没有脑损伤,他目前每周接受一次辅导。

29岁的Mervat是5个孩子的母亲,她离开住所去找丈夫,显然后来晕了过去。在医院苏醒后,她就不说话了,Saymah说,并补充说:“她只是坐着,盯着东西看,她不能给孩子喂奶”。Mervat现在去当地一家精神卫生中心看诊,她的家已经被毁,一家七口如今在公公家里的一间斗室内栖身。

像Abdullah和Mervat这样的人需要长期密切的护理,这在加沙很难提供,Saymah说,“我们必须对系统加以投入,这样系统才能做到,不应让这些人为获得所需的治疗而离开”。

加强精神卫生护理

迫切需要发展精神卫生工作者的技能,并将精神卫生护理纳入卫生、社会和教育服务,以应对持续加重的精神卫生负担,Saymah说。此外,他指出,需要采取措施减轻与精神卫生问题相关的污名——它们依然存在。

世卫组织已自2002年起支持加沙卫生部发展精神卫生和心理服务。现在,世卫组织正与多个伙伴合作,扩大将精神卫生服务纳入加沙正在运作的初级卫生保健中心。半数以上的中心现在提供精神卫生服务。世卫组织的目标是帮助加沙卫生部在全部53家中心内提供这些服务。

此外,世卫组织正在努力扩展针对精神卫生问题较为严重的人的康复服务。计划将使大多数此类护理在日间规划中提供,让患者能在夜间返回家中,从而避免住院产生的污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