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组织就高危人群提出的艾滋病毒预防和护理建议受到年轻人的意见影响

2014年7月

重点人群中的年轻人参加绿领行的讲习班,讨论影响他们的艾滋病毒问题
绿领行

性工作者、吸毒者、男男性行为者和变性者感染艾滋病毒的风险高于普通人群——如果是年轻人,则风险更高。世卫组织制定了特定指南,内容是如何以最佳方式为这些脆弱人群中24岁以下的年轻人提供支持和治疗,指南大量听取了年轻人自己的意见。

“如果你年轻,又是性工作者和变性者,就会背负三重污名”,一名亚洲的年轻人说。世卫组织伙伴组织*开展了一系列社区磋商,以便了解这样的年轻人在获得卫生服务时遇到的障碍,这是磋商期间收集的意见之一,这样的意见还有很多。

“在许多国家,人们甚至不会谈到这些年轻的重点人群,更不要说为他们提供服务了。但青少年期间发生的变化会让他们本已复杂的生活雪上加霜”,世卫组织艾滋病毒部门的Alice Armstrong说,她负责协调这项工作的协调。磋商考察了全世界年轻的男男性行为者、性工作者、注射吸毒者和变性者的经历。

考察结果帮助世卫组织制定了《为重点人群进行艾滋病毒预防、诊断、治疗和护理的综合指南》,并帮助它与其它联合国机构和社区组织伙伴制定了一系列讨论简报,内容有关如何为这些重点人群提供服务、制定规划并提供支持。

被开除,被羞辱,被虐待

10岁至24岁的人中有共计500万以上是艾滋病毒携带者。据2012年估计,15至24岁的人占全世界15岁以上人群新发感染总数的39%。

缺乏有关年轻人的可靠卫生数据,但已获公认的情况是,来自家庭和朋友的歧视和污名、暴力和疏远是可以导致他们以情愿或不情愿的方式进行某些行为的原因,这些行为(如不安全性行为以及共用针头和注射器)使他们面临艾滋病毒和乙肝、丙肝感染的风险。

“当我接触[非注射型]毒品被发现后,学校把我开除了,我自己的家人也不要我。于是当时我想,那就干脆破罐破摔吧”,一名印度尼西亚青年说。

“顾客因为怕丑不买安全套,我们又因为害怕不敢买”,巴基斯坦一名年轻的男性性工作者说。

如果想告顾客虐待,警察只会报之以拳脚,肯尼亚一名年轻的性工作者回忆说,“告诉我们[应该干点别的],去市场上卖土豆”。

倾听与了解

一些法律障碍(例如,某些卫生服务有年龄方面的许可限制),也会造成巨大问题。

“我们不能把年轻人赶走,说现在不能给你安全套,等满18岁再来吧,这起不到帮助”,世卫组织艾滋病毒部门的博士Rachel Baggaley说,“以年轻的男男性行为者为例,他们在这个时期常常就在感染艾滋病毒的危险边缘。如果我们能为他们度过这一时期提供支持,帮助他们了解知识并建立能力,保护自己免受艾滋病毒感染,这会产生重大影响”。

“我们希望这些新的指南和讨论简报能作为信息交流工具,对在所有这些领域工作的群体有所帮助,鼓励人们进行讨论并提升他们的意识,探讨这些年轻人在哪些方面需要更多关注,尤其是卫生服务方面应该怎么做”,Armstrong女士说。

这项工作包括倾听年轻人们自己怎么说。“年轻人不希望被说教,但我们医生喜欢叫人做这做那”,Baggaley博士补充说,“在调查磋商期间,有一个小组画出了他们理想中的卫生工作者形象:大大的耳朵,小小的口”。


*伙伴包括:联合国人口基金、青少年之声(Youth Voices Count)、艾滋病毒青年领袖基金和青年研究信息支持教育(YouthRISE)、绿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