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组织应对规模史无前例的人道主义突发事件

2014年9月

世卫组织和卫生伙伴正在同时应对史无前例的五个“三级”重大危机。

世卫组织历史上第一次同时指导五个重大人道主义危机的卫生策略。从西非到伊拉克,有6000多万人需要一系列广泛的卫生保健服务。

卫生工作者和母亲看着孩子吃东西,中非共和国
世卫组织/C.Black

西非的埃博拉疫情,以及南苏丹、中非共和国、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冲突引发的人道主义危机,使卫生服务部门精疲力竭,许多已经陷入崩溃状态。这就要求世卫组织及其卫生伙伴填补日益扩大的缺口,确保拯救生命以及对千百万流离失所者和收容社区的日常卫生保健服务。

“我们目前正在应对数量上前所未有的多重人道主义危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从未有任何时候,危机有这般复杂,影响到如此众多的人”,世卫组织脊灰和应急部门助理总干事Bruce Aylward博士说。

五大最高等级危机

这五大危机,因其规模和所需要的卫生应急对策,都被划为三级突发事件,也即世卫组织作为其紧急情况应对框架一部分确定的最高等级。应急框架分三个等级,三级为最严重者。

目前突发事件的形势很严峻,包括:

  • 西非埃博拉疫情
    生活在受影响最严重国家(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和几内亚)的2200万人身处危境。
  • 伊拉克
    2000万人受到影响,包括180万国内流离失所者。
  • 叙利亚
    叙利亚国内的1080万人,包括650万国内流离失所者。另有300万人为躲避冲突,逃往邻国黎巴嫩、土耳其、约旦、伊拉克和埃及。
  • 南苏丹
    580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包括130万流离失所者。
  • 中非共和国 - 英文
    250万人需要救助,包括42.5万流离失所者。

“就在两年前,世卫组织制定了紧急情况应对框架(应急框架),指导我们如何应对各类突发事件”,Aylward博士解释说。“应急框架确保本组织有充分的资源,用于支持应对最严重危机的工作”。

“我们目前正在应对数量上前所未有的多重人道主义危机”。

世卫组织脊灰和应急部门助理总干事
Bruce Aylward博士

“当时我们感到放心的是,应急框架可帮助我们同时管理两个三级突发事件,如果面对第三个,我们就须退出一个应对行动,然后进入下一个。但时隔两年,我们正在管理五个三级突发事件,且不论其规模、复杂性、紧迫性以及社会或经济影响。这是史无前例的,不仅对世卫组织,对所有人道主义伙伴都是如此”。

“这将是些长期的、旷日持久的危机,而不是一个时间有限的高峰期”,他补充道。

世卫组织处理种种突发事件的领导者证实,世卫组织在他们各自国家环境中和世界范围内正在面对巨大挑战。

在伊拉克,世卫组织的代表Syed Jaffar Hussain博士说:“随着危机有增无已,世卫组织意识到,应对突发事件,不论是卫生性质的还是其它,都不是一种孤立的努力。它要求一个组织具有充分的技术知识和完善的交付机制。”

主持设在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的世卫组织西非埃博拉控制中心的Francis Kasolo博士说,在受疫情影响的每一国家都动员了全组织范围的应对,汇聚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工作人员。

“由于同时应对埃博拉疫情和其它人道主义突发事件,世卫组织的内部资源已经不堪重负”,Kasolo博士说。“我们将尽一切可能,遏制这场可怕的疫情,缓解人类痛苦”。

世卫组织在突发事件中的双重作用

世卫组织在人道主义突发事件中发挥了双重作用。一方面,它是在一系列卫生问题上制定技术指导的主要权威机构;另一方面,它还是人道主义危机中的卫生领导机构,需要在各种应急环境中作为卫生保健提供者“组群”的领导者担负主要协调功能。

“我们始终是一个技术性专门机构,但必须承认,我们建立了而且也需要建立一个在危机环境中行动的坚实基础”,Aylward博士说。“在人道主义危机中,我们的领导作用要求我们成为最终的卫生服务提供者。这可能意味着许多事情,从协调社区多项卫生战略的实施,例如推动免疫接种或装备卫生设施,到甚至在一些情况下,提供具体的卫生保健服务”。

由于投身于突发事件的卫生保健提供者不断减少,世卫组织的这一作用日益突出。随着安全风险加剧,尤其是对医务工作者而言,以及行动成本加大,许多一度参与国内服务的组织不再现身。伊拉克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世卫组织在该国领导的卫生部门应对行动只有13个伙伴组织,而水和卫生环境组群有40多个组织参与。

应急风险管理和人道主义应对司司长Rick Brennan博士说,除了这些重大突发事件外,本组织还应对了多种危机,包括在阿富汗、刚果民主共和国、加沙、马里、巴基斯坦、乌克兰和也门的危机。

“尽管承受压力,世卫组织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有效地应对多种突发事件”,Brennan博士说。“向在中非共和国和南苏丹的卫生保健工作者支付工资,保证他们返回工作岗位,或为应对埃博拉疫情采购大量供应品,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激烈冲突情况下提供药品和卫生服务,所有这些,对我们来说,其牵涉都非同小可”。

“我们从未像现在这样,依赖国际社会的团结、慷慨和坚决承诺,以帮助世界各地那些最迫切需要人道主义卫生支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