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圭采取坚决行动以防止铅接触

2014年10月

2000年8月,六岁的Joaquín染上种种疾病,令当地卫生工作者大伤脑筋:慢性贫血、骨和关节疼痛、严重偏头痛。通过骨扫描,儿科医生最终怀疑到问题的根源——铅。后续检测确认,孩子血液中已经含有高危程度的铅。

Joaquín的诊断结果四下传播,他在蒙得维的亚的一个工人居住区La Teja的邻居开始意识到,他们自己的子女也有类似症状。铅中毒的更多病例浮现出来,他们要求国家卫生和环境当局作出回应。2001年,乌拉圭卫生部确认,在La Teja有数目惊人的4400例铅中毒病例,主要是儿童。

确认危险

La Teja一直是乌拉圭的工业重镇,直到1980年代,经济危机迫使当地铸造厂和冶炼厂关闭。此后十年,该国农村地区的移民工人涌来,在这些废弃的工厂内和四周定居。

许多贫穷家庭使用铸造厂的废弃物填充地面裂隙,然后搭建房屋。其他人燃烧电缆,回收铜或者熔化后的铅,制造各种物件,例如砝码和钓鱼用的鱼坠。

蘸满了涂料的刷子
freedigitalphotos.net

“在La Teja最贫穷的街区,人们在室外焚烧电线,回收金属,我们在与这些基本生存活动相关的土壤中,发现了危险。”乌拉圭共和国大学毒理学系主任Amalia Laborde博士说。

2001年,乌拉圭政府设立了处理在La Teja的铅接触问题的委员会,成员有广泛的代表性,分别来自国家卫生部、环境部、劳动部、蒙得维的亚市政当局、共和国大学、卫生保健中心、民间社会和其它伙伴。从那以来,环境部与委员会成员密切合作,隔离铅污染源,迁移并重新安置受影响区域的家庭。

在此过程中,乌拉圭采用了世卫组织的工具,搜集关于接触铅的人的数据。世卫组织还协助乌拉圭设立了儿童环境卫生机构,这是一个资讯中心,提供关于环境相关儿科疾病的诊断、预防和管理的专门知识,信息和培训。

涂料中的铅

铅接触遍及乌拉圭社会各个阶层。近年来,越来越多的铅中毒病例涉及含铅涂料导致的中产阶级和社会上层的室内接触。就此,政府于2004年通过了一项法律,规定了关于铅,包括含铅涂料的若干控制措施。2011年,国家法令更进一步,规定了涂料和清漆中的最高铅含量。铅

总的说来,乌拉圭涂料业广泛接受了这些新的法规。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环境署)和国际消除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网络2013年的一份研究报告表明,在乌拉圭检测的涂料,没有一种的含铅量超过63ppm(百万分之)。相形之下,美国和加拿大允许的高限是90ppm。在七个其它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的国家进行的调查显示,有两种或以上的涂料样本危险地含有高浓度的铅,达到10000ppm。

“由于这些新的法律,我们确信,乌拉圭的新建筑是无铅的。不过,先于这些法规修造的老建筑仍然是个问题”。Laborde博士说。她表示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以确定铅接触的整体情况。

除了限制涂料中的铅的立法外,乌拉圭过去十年还颁布了一系列法律,处理其它污染源,例如铅酸蓄电池、铅铸水管和含铅汽油。公共卫生部环境和职业卫生司司长Carmen Ciganda博士说,总而言之,乌拉圭保护人口免于铅接触的努力堪为其它国家的榜样。

“处理在La Teja发生的铅污染一类公共卫生问题,需要来自多部门(环境、工业、交通、劳工、经济和社会)的努力。这是实施世卫组织‘将健康融入各项政策’战略的一个出色范例”,她说。

世卫组织该项战略承认健康受到超出卫生部门范围的社会、环境和经济因素影响。它倡导各部门携手合作,实现共同目标。

“处理在La Teja发生的铅污染一类公共卫生问题,需要来自多部门(环境、工业、交通、劳工、经济和社会)的努力。这是设施世卫组织‘将健康融入各项政策’战略的一个出色范例”。

C. Ciganda博士,乌拉圭公共卫生部

全球图景

在全球范围,估计每年有14.3万人因铅中毒致死。东南亚、西太平洋和地中海区域首当其冲。

少儿对铅接触尤其敏感,因为他们吸收的从特定来源摄入的铅是成人的四至五倍。他们天生的好奇心,以及手和口行为可导致吞咽含铅物品,例如污染的土壤或剥落的涂料碎片。

伴随而来的健康后果很严重:如果接触程度过高,铅中毒将损害大脑和中枢神经系统,导致昏迷、惊厥、智力迟钝乃至死亡。接触程度较低,铅可能影响儿童的大脑发育,导致智商下降并影响学业。

没有哪种接触程度可被视为安全。不过,我们知道,随着铅接触的增加,症状的范围和严重性也在扩大。甚至血铅浓度低到曾被视为安全的5µg/dl,也可能导致儿童的智力下降、行为障碍和学习问题。

世卫组织的应对

世卫组织确定铅是作为主要公共卫生关注的10种化学品之一,呼吁会员国采取行动,保护工人、儿童和生殖期妇女的健康。

世卫组织与环境署和全球消除铅涂料联盟一起,推动逐步退出制造和销售含铅涂料,目的是消除此类涂料造成的风险。迄今为止,世界各地有40多个国家逐步退出了在涂料中使用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