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拉利昂:帮助埃博拉幸存者重新开始生活

2014年10月

随着埃博拉疫情的发展和蔓延,有一小群人的数量也在增长:埃博拉幸存者。按照一位幸存者的说法,他们从“对地狱的一瞥”中迷惘不安地返回,但幸存者发现埃博拉病房之外的生活并不容易。

埃博拉幸存者在讲述自己的故事(塞拉利昂)
世卫组织/S. Gborie
埃博拉幸存者在塞拉利昂凯内马召开的幸存者交流会上讲述自己的故事。

社区中有些人认为幸存下来的人是“巫师”。对许多人而言,他们想要再见到的那些躺在埃博拉病房里的人已经永远不在了。丈夫、妻子、儿女、兄弟、姐妹和父母都被埃博拉病毒病带到了没有标记的坟墓。

Fatimata Gaima说:“我正在学习家里没有丈夫和两个孩子的情况下重新开始生活。现在房子里特别空,尤其是在晚上”。她在医院保住了性命,特别急着回家照顾自己三岁大的孩子。

但是,她发现自己最大的恐惧成真。她最后一个孩子也被送到了医院,经检查为埃博拉阳性,几天之后死亡。

塞拉利昂幸存者交流会

“我正在学习家里没有丈夫和两个孩子的情况下重新开始生活”。

塞拉利昂埃博拉幸存者Fatimata Gaima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人道主义机构GOAL在凯内马组织了首次埃博拉幸存者交流会,凯内马是塞拉利昂最早暴发埃博拉疫情的地区之一。Gaima在会议专题讨论小组中向其他人讲述了自己的故事。交流会的目的是确定幸存者的身体、精神、社会和经济需求,并帮助他们思考如何协助与塞拉利昂的埃博拉病毒疫情作斗争。

为幸存者提供的服务正在逐步出现。后埃博拉诊所被建立起来处理幸存者的心理和社会需求。其中一个诊所已经发现,埃博拉幸存者面临诸多紧迫问题,其中之一就是身体上受到的影响。

世卫组织在凯内马的心理支持官员Margaret Nanyonga博士说:“我们看到很多人出现视力问题。一些人抱怨视力模糊,大部分人的视力损失是进行性的。我见过两个人现在已经完全失明了”。

Nanyonga博士说,具备她所谓的“后埃博拉综合征”的人会有一系列症状。以前疫情的幸存者就出现过相关症状,并可能导致长期残疾。视力问题影响凯内马大约50%的埃博拉幸存者,此外,人们还抱怨自己的“身体疼痛”,包括关节痛、肌肉痛和胸痛。他们还会头疼和极度疲惫,很难重新接上以前的生活,特别是如果他们需要从事体力劳动的话,如农民、劳动者和家庭主妇。

塞拉利昂埃博拉幸存者Fatimata Gaima
世卫组织/S. Gborie
Fatimata Gaima,塞拉利昂埃博拉幸存者

需要更多有关后埃博拉综合征的信息

Nanyonga博士说:“我们需要了解为什么这些症状持续存在,它们是由疾病、治疗还是由重度消毒引起的”。Nanyonga博士已经开发了一种评估工具,将用于确定最常见和致残的症状以及有哪些措施可以帮助出现这些问题的幸存者。

世卫组织在凯内马的现场协调员Andrew Ramsay博士说,重要的是,应诊断出有可能致残的身体和心理问题,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尽快进行治疗。

“眼睛的问题可能是由于角膜损坏引起的,也可能是神经或其它损伤。现在我们还没有足够的信息判断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但是,我们需要尽快发现真相以便尽我们所能为这些人保住视力,他们还需要重新开始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