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拉利昂:凯内马帐篷帮助防止埃博拉蔓延

2014年10月

阳台上的两位妇女紧张地扫视着站在小水沟另外一边不停发问的一群卫生工作者、警察、村民和国际援助人员。这两个人坚称自己的母亲是“自然”死亡的。

世卫组织的Margaret Harris正与塞拉利昂Kormende村的监测队讨论
世卫组织/S. Gborie

其中一位说:“她老了,60多了。她从没出过家门”。

“从没?她也不去邻居家串门吗?”一位监测官员问。

“自从我们把帐篷弄来,Mondema还没有过新病例”。

世卫组织在塞拉利昂凯内马的现场协调员
Andrew Ramsay博士

“她去串过门”。一位帮忙的村民说,他还提及附近那家有确诊埃博拉病例的邻居。

虽然开展了大规模宣传活动,告诉人们立即报告埃博拉症状,但人们对于报告后果(隔离检疫)的恐惧超过了对疾病传播的担心。塞拉利昂东部凯内马附近Kormende村这两位妇女也不例外。

许多家庭都是十多个人住在同一间屋子里,不仅共用空间,还共用寝具。因此,如果有人出现埃博拉症状,也不可能在得到化验结果和被送往治疗中心之前“自我隔离”。

到首个埃博拉病例确诊时,会有许多(如果不是所有的话)家庭成员被感染。

帐篷给人们更多空间

但是,在Kormende村,更多的人开始接受并容忍检疫措施,因为“凯内马帐篷”这种创新为他们提供了更多空间,减轻了他们被关在过分拥挤的被感染的家里的恐惧。

世卫组织在凯内马的现场协调员Andrew Ramsay博士说:“在一次监测会议上,我们讨论了Mondema两个互不关联的大家庭的情况,他们面临很高的家庭内传播埃博拉的风险”。

防止埃博拉蔓延的凯内马帐篷
世卫组织/S. Gborie

“我们想,好吧,我们需要给他们空间:我们可以搭个帐篷。我们就给弗里敦打了电话,第二天就收到了一顶帐篷”。

世卫组织的团队建议将帐篷用于让被隔离者保持安全距离。如果有任何家庭成员出现症状,他就在一个房间里隔离,其他家庭成员则呆在帐篷里。

Ramsay说:“自从我们把帐篷弄来,Mondema还没有过新病例,现在他们的隔离检疫也结束了”。

家庭内传播

国际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联合会提供了更多的帐篷,如果需要隔离的村民需要更多空间就可以使用帐篷。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提供了床垫、蚊帐和烹饪工具,这样隔离的人就不用共用寝具了。Kormende村的帐篷搭在一所小学附近,有几个家庭在那里隔离检疫。

Ramsay说:“虽然对家庭进行隔离检疫可以阻止病毒从一家传播到另外一家,但如果人们居住的过于拥挤,还是会出现家庭内传播”。

“这些家庭非常贫困且过于拥挤,由于生活条件限制,他们没办法相互之间保持安全距离,特别是五六个孩子睡一个床垫。除非解决家庭内传播,否则永远也无法消除这种疾病。如果有一家被影响,就能出现十个新病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