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组织和卫生伙伴奋力应对叙利亚的卫生灾难

2014年9月

叙利亚成千上万的生命在过去三年席卷全国的动乱中受到摧残。Moustafa也不例外。

这个11岁的男孩右腿骨折、左腿肌肉丧失。“Moustafa最终会康复,但这需要时间、精力和钱”,他父亲Adnan说。Moustafa数月前被转至大马士革的al-Mouwassat医院,他家位于叙利亚首都以外农业带的贾拉马纳,一枚炮弹落在了他家的房屋上,当时他正与小伙伴们玩耍。“我失去了我朋友Ahmad……还有另一个朋友Maher截掉了腿”,Moustafa说。Maher只是因冲突致残的数千人的缩影。

一名医务工作者借助手机的灯光完成外科手术
世卫组织

自2011年以来,叙利亚已有超过19万人丧生,近100万人受伤,将近650万人在国内流离失所。旷日持久的冲突给叙利亚留下了一个千疮百孔的卫生系统和严峻的卫生形势,回复冲突前的状态需要很长时间。

“冲突对叙利人健康的影响将持续几代人……我们如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团结努力,帮助减轻叙利亚人民的痛苦”,世卫组织驻叙利亚代表Elizabeth Hoff说。

在叙利亚,人们获得的基本服务(包括挽救生命的卫生保健服务)越来越有限。医务人员、卫生设施和医学设备是冲突各方正在刻意攻击的目标:约四分之一的公立医院和近五分之一的公立初级卫生保健中心已被毁坏。缺少卫生工作者,尤其是外科医生、麻醉师和女性卫生专业人员。

被摧毁的卫生服务

不仅如此,伤者急剧增多——平均每月新增2.5万名,加上手术设备严重短缺(包括基本麻醉药品)和频繁断电,使得医院无法应付手术治疗的需求。

“冲突对叙利人健康的影响将持续几代人……我们如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团结努力,帮助减轻叙利亚人民的痛苦”。

世卫组织驻叙利亚代表Elizabeth Hoff

许多人没有进行重要治疗。“在情况糟糕的时候,我们一周有多达100名伤者,但由于基本治疗物品短缺,我们无法对他们进行充分处理”,西部城市霍姆斯一家医院的行政主任Abrash博士说。

延迟向公立医院转诊创伤病人增加了因感染暴露加剧导致失去受伤肢体而致残的风险。

在冲突前,叙利亚生产范围广泛的药品。但自冲突以来,药品产量下降了70%。叙利亚镑贬值降低了患者购买进口药品和护理品的能力。“我们以前每月服务3.5万名患者,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逃离家园,患者数量增加了一倍还多,每月多达9万人次”,大马士革一家农村卫生中心的医务工作者说。

拥挤的居住条件,加上整体免疫覆盖急剧降低,使人们愈发容易患上传染病,如麻疹、伤寒和百日咳等。2013年10月,野生脊灰病毒在叙利亚重新出现,按世卫组织脊灰专家Salah Haithami博士所说,这是一场“灾难”。

随着安全局势继续恶化,为叙利亚人提供医疗保健越发困难。联合国估计,超过470万平民在难以接触到的地区,其中24万人处于被围困地区。

世卫组织跨越火线提供支持

迄今为止,世卫组织已为逾800万叙利亚人提供了医疗援助,他们有的在政府控制地区,有的在反对军控制地区,包括在东乌塔等被围困的地区。7月和8月,有超过70%的世卫组织支持物品发放到反对军控制的地区。最近,世卫组织还向东部阿勒颇市的四家医院提供了外科设备,并向德拉省5个反对军控制的村庄提供了外科设备和药品。

今年,世卫组织已收到超过5千万美元用于支持叙利亚危机的应对工作。捐助方包括中国、科威特、挪威、英国、美国和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但要满足叙利亚人民从目前直到2014年底的紧急医疗需求,需要超过1.2亿美元。

世卫组织已将叙利亚的卫生危机状态定为最严重的“3级”——人道主义紧急情况,需要全组织加强应对。这是世卫组织正在协调卫生应对的五个“3级”危机的其中之一。其余四个分别是西非的埃博拉疫情、邻国伊拉克以及南苏丹和中非共和国的人道主义紧急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