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努阿图雅司病:在一粒药片消灭疾病的征途中

2014年3月

塔纳岛是瓦努阿图这个太平洋岛国最南端的一个省份。在这个热带火山岛上,人们骄傲的对自己的传统部落生活方式实施保护,对现代发明和影响加以抵制。

然而到2013年7月时,这个恬静的环境被一种传染性极强的疾病所破坏。许多社区几乎所有15岁以下的儿童都受到感染,使上肢和腿部出现渗出性溃疡。一些人已患病多年,如不加治疗可造成慢性毁形和残疾。

雅司病是一种通过皮肤直接接触而传播的细菌性感染,尤其是当儿童在一起玩耍以及人们住在过于拥挤的环境中时。

在瓦努阿图举行的一次治疗运动中,儿童排队领取药物。
世卫组织/P. Metois

发明抗菌素之前,该病在多数热带国家随处可见。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世卫组织和联合国儿基会组织了群众运动,用青霉素治疗了46个国家的约5000万人。这些活动加上人们生活条件的改善,使雅司病在全世界出现了大幅下降,降幅近95%。

然而在过去20年中,大量雅司病再次在瓦努阿图出现。2011年由世卫组织支持的一项调查发现,该病在塔菲阿省尤为多见(其中包括塔纳岛)。某些社区近90%的人受到感染。这一调查促使世卫组织与瓦努阿图卫生部开始筹划一项大规模药物治疗运动,澳大利亚政府为此提供资金支持。

口服抗菌素使群众运动易于推动

在邻国巴布亚新几内亚开展的一项新研究使这一任务简单化:研究表明,在治疗雅司病方面单次口服阿奇霉素这一抗菌素与青霉素注射至少具有同等效果。这一重要发现是全球重振旗鼓,到2020年消灭该病的促成因素。

“注射制剂在现场使用起来更加复杂。还会给人带来疼痛,因此儿童并不总是配合开展治疗运动。但有了单剂次口服疗法,人们要做的就是药片和清洁饮用水”,世卫组织总部负责消灭雅司病的Kingsley Asiedu博士说。

但在大规模药物运动开始之前,工作队知道他们面临的挑战就是劝说塔菲阿的人们参与进来。由于这些岛屿社区地处边远地带,并且存在一种对现代医学高度怀疑的文化现象,因此以往所做的运动努力都没有成功过。

规劝人们

“得到传统村长和其他社区首领的认可十分重要,这样他们就可允许我们的工作队前往其村庄,为村民提供治疗”,瓦努阿图卫生部被忽视的热带病国家项目管理者Fasihah Taleo女士说。

“我们邀请酋长参与常规杀猪仪式,他们在众人面前服下(阿奇霉素)药片,向人们展示其安全性”。

瓦努阿图卫生部Fasihah Taleo

“我们邀请酋长参与常规杀猪仪式,他们在众人面前服下(阿奇霉素)药片,向人们展示其安全性”。用当地语言播送电台节目,使人们确信参与活动所带来的重要意义。

最近在该省开展的疟疾消除活动也为与社区领袖一道,使人们接受卫生干预措施铺平了道路。“为预防疟疾开展了大型室内喷洒活动和健康促进运动,与社区存在十分密切的接触。这有助于为卫生部开展的外展活动建立起信任和支持。这些密切联系在最近开展的雅司病运动中开始发挥推动作用”,世卫组织西太区疟疾规划Lasse Vestergaard博士说。

成功之处:覆盖率达96%

在2013年7月的两周时间内,大规模服药运动覆及到塔菲阿省的96%人口(近44万人)。除了6岁以下的婴儿外,所有年龄组无论是否存在症状都被定为目标人群。

“许多儿童多年来一直忍着雅司病走动。得到抗菌素治疗一周之内,他们的伤口就不见了”,Taleo女士说。

在活动之后的几个月内,该省主要医院仅报告发生了6例雅司病病例,所有病例都是在活动结束后才抵达塔菲阿的人员。见到对邻居和朋友带来的巨大影响,曾经在活动期间拒绝接受治疗的若干人们来到卫生机构,要求得到治疗。

推动查找并治疗所有病例

这次运动以来,瓦努阿图协助该国其它地方再次作出推动,发现并治疗所有病例。世卫组织驻瓦努阿图国家联络员Jacob Kool博士强调了在未来几年保持持续监测的重要性,确保任何残留或者新输入病例得到快速发现和治疗。“已经对卫生工作者开展培训,以认识该病并向当局作出报告”,他说,“一旦发现了雅司病例,随之而来的就是在受影响村庄开展一次社区大规模治疗活动”。

这次运动对于验证与美国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及美国生物技术公司合作,最新开发的雅司病快速诊断检测法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们利用在塔菲阿采集的样本来证明,这种简便检测法对于雅司病诊断具有一定可靠性”,Kool博士说。“这将有助于所有国家现在更加有效的发现该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