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性措施减少南苏丹流离失所者中的霍乱传播

2015年2月

当2013年底在南苏丹出现暴力冲突时,数万名逃离者前往联合国部署在该国的基地寻求庇护,希望驻扎在此的维和人员能够对其带来保护。该国的基地很快就变得人满为患,家庭拥挤在一起,很少或者根本不能获得安全饮用水或者环境卫生。

在南苏丹流离失所者的营地里,一名妇女在服用口服霍乱疫苗
世卫组织/Ali Ngethi

雨季随后到来,这就加大了罹患霍乱等经水传播疾病的危险。霍乱在该国呈地方流行——在人员拥挤的营地有可能出现暴发性疫情。

然而当五个月后宣布南苏丹出现霍乱疫情时,居住在联合国所属临时营地里的流离失所者大都没有受到影响,很少或者根本没有发生霍乱传播。

及时决定采取预防和控制措施,包括以先发制人的方式利用口服霍乱疫苗对住在联合国属地的流离失所者实施疫苗接种,使营地内的脆弱住户出现的疾病和死亡上升趋势得到扭转,而这些居住者一直处在该病的高度危险之中。

霍乱依然对脆弱人员带来沉重负担

霍乱在过去两个世纪中造成了7次大流行,估计在流行国家中有14亿人依然处在疾病危险之中。每年有10万多人死于霍乱,其中半数为儿童,而仅有一部分病例和死亡数得到报告。

霍乱是一种可预防且可治疗的疾病,但在针对所有人群提供安全饮用水和环境卫生方面的进展缓慢,病人无法获得卫生保健;且不断出现新的且毒性更强的霍乱菌株。这就意味着该病仍然会对社会形成沉重负担。无论是由于冲突还是由于自然灾害造成的人道主义危机往往会营造有利于霍乱发生的条件。

通过协调行动扭转疫情

在南苏丹的联合国控制营地采取的全面预防霍乱疫情行动,就是国际社会再次承诺与该病作斗争并且使人们获得安全有效疫苗所导致的直接结果。2013年以来,世卫组织与三个主要合作伙伴(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无国界医生组织、联合国儿基会)共同管理着口服霍乱疫苗全球储备,这可用于疫情对应和人道主义危机情况。

“南苏丹营地里的生活条件很糟糕。到2014年初时,急性水样腹泻和其它经水传播疾病呈上升趋势。我们知道,除非快速采取预防性措施,否则我们将会看到数百甚至数千例霍乱病例,”世卫组织驻南苏丹医务官员Abdinasir Abubakar博士说。“卫生部要求从全球储备中得到疫苗,不出几周就有25万剂疫苗运到这里,无国界医生组织随即开展了疫苗接种活动。”

口服霍乱疫苗全球储备起初仅可得到200万剂疫苗,资金出自5个捐款方: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ELMA疫苗和免疫基金会、欧盟人道主义援助和民事保护署(ECHO)、玛格丽特•嘉吉公司基金会基金会和美国国际开发署外国灾害援助局。2015年,在全球疫苗免疫联盟的资助下,预计可用于流行热点地区和突发情况中的剂型数量增至约300万剂。

海地在2010年的地震之后出现了霍乱快速蔓延,这提醒整个世界该病依然是一大杀手。自疫情开始以来估计海地有9000人已经死于霍乱,估计另有70万人受到感染。事实上,霍乱一直属于各国面临的一个沉重疾病负担,尤其是非洲和东南亚地区。近些年来该病在非洲之角、塞拉利昂、也门和津巴布韦等出现了疾病流行。

口服霍乱疫苗是促进与疾病抗争的强有力工具

2011年,世卫组织的世界卫生大会将霍乱认定为一项全球公共卫生重点,并呼吁振兴全球霍乱控制专题小组。该小组当初在1991年时为应对该病在拉丁美洲和非洲的再次出现而设立。由世卫组织领导的这一网络旨在通过加强国际合作以及增进合作伙伴之间的协调来遏制霍乱死亡。

“在所谓的流行‘热点’和人道主义紧急情况下选择性使用口服霍乱疫苗是我们宝库中的一个强有力工具,但要与这一疾病抗争我们还需要一种综合性创新全球方法,其中包括通过改进清洁饮用水和环境卫生的可及性以及更好地开展疫情监测、防备和应对方式改进预防工作,”世卫组织流行性疾病控制协调员William Perea博士说。

“全球对大幅降低霍乱死亡和发病再次作出了承诺。通过联合行动我们就能集中力量、促进并有助于协调向各国提供的支持,帮助他们为控制这一疾病制定基于证据的措施,”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