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博拉:对小女孩过于遥远的化验地点

2015年6月

在几内亚,埃博拉疫情还在继续,需要投入资源以终止疾病流行。检验和治疗地点太远时,人们就不那么愿意合作。玛丽亚姆*的情况就是如此。在世卫组织团队讨论她的病情时,她平静地倾听。但当被告知她得去科纳克里(路上需要3个小时)时,她开始抽泣,家人也拒绝送她去。

几内亚埃博拉患儿的父母在与埃博拉团队交谈
世卫组织/P. Haughton

M’Bemba Camara医生过去4个月一直在弗雷卡里亚省工作,当地社区埃博拉疫情严重。该省已经有250多人死于此病。作为世卫组织在几内亚的监测团队的一员,M’Bemba医生每天上午都和一位社会动员或沟通专家前往弗雷卡里亚省的阿拉索亚地区。现在,他在该地区得到广泛接受。

一位父亲主动和埃博拉团队探讨

每天,埃博拉监测团队和社区人员会带给他有关家人、朋友或接触者生病的信息。这天上午,他刚抵达,一位埃博拉监测团队的成员就来找他,告诉他沿公路过去的村里有个女童已经病了几天了。他立刻前去看望那个孩子,也就是玛丽亚姆,并对这些报告进行调查。

玛丽亚姆的父亲是社区一位很受尊敬的长者。在埃博拉的问题上,他很愿意和调查队合作。他说,几天前女儿感觉不适,他就带着孩子去了医院,不过医生说没有问题。但是,鉴于玛丽亚姆的症状已经持续好几天了,为安全起见,他还是给埃博拉团队打了电话。

M’Bemba医生开始进行评估。他用非接触式体温计给玛丽亚姆测了体温,然后又根据问题单对照症状和体征。根据世卫组织规定的流程,如果存在3个以上相关症状和体征而且患者曾与确诊患埃博拉病毒病的人有过接触,那么就应当将其视作埃博拉疑似病例。玛丽亚姆符合问题单上所列体征和症状的7项。

埃博拉治疗中心床位已满

玛丽亚姆的父亲同意,孩子需要到治疗中心接受化验。给红十字会打了电话叫来一辆救护车。不过还有一个问题。每个省的治疗中心床位有限,而今天弗雷卡里亚省治疗中心床位已满。埃博拉团队询问了距当地一小时路程的科亚省的治疗中心,结果当地刚进行了4天密集监测行动并发现39个疑似病例,因此该治疗中心也没有床位。唯一的选择是将玛丽亚姆送到三四个小时车程的首都科纳克里去。而玛丽亚姆的父亲不太愿意。

Mariam和父母一同与埃博拉团队的工作人员进行交谈(几内亚)
世卫组织/P. Haughton

合作迅速变成了沉默

家里没有人能陪玛丽亚姆去,因为其他孩子也都还小,还有一个是新生儿。她这一去就要几天时间,得等到确定是否患埃博拉的化验结果出来。但是,不将疑似埃博拉病例撤走的危险很大:让玛丽亚姆呆在家里并非解决方案。

地区负责人来和父亲交流,但还是没有说服后者。世卫组织埃博拉团队驱车将两个人送到弗雷卡里亚中心去见省里的负责人。在这里,经与世卫组织和地方当局交流,玛丽亚姆的父亲同意,把他女儿送到科纳克里的治疗中心是最佳方案。

玛丽亚姆是一个非常健壮的8岁女孩,但当父亲告诉她,得离家到科纳克里接受治疗时,她开始不住抽泣。玛丽亚姆的母亲受不了自己的孩子如此痛苦,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抱着新生儿跟女儿一起上救护车。不过在最后一刻,玛丽亚姆的父亲阻止了妻子,自己穿上要求的防护服,陪着女儿去了科纳克里。

沉默迅速恢复为合作

M’Bemba医生解释说:“对我们而言,沉默是个重要问题。首先,你得和家人交流,让他们了解将患病家人送医的重要性。如果解释之后他们还不理解,就得将信息上报给地方当局。”

在这种时刻,缺乏资源导致的困难显而易见。埃博拉应对工作尚未完成,还需要重要的资金投入以终止疾病流行。这些情况带来很大压力——不仅是对相关家庭,而且是对负责支持这些家庭并帮助他们了解相关风险的埃博拉工作团队。额外的资源可以大大有助于减少社区抵抗和暴力。

所幸,在科纳克里东卡医院住了3天后,玛丽亚姆的化验结果出来了:阴性。

几内亚每个受影响的省都提高了警惕,世卫组织也正努力及早发现任何新病例,避免进一步传播,并努力终止埃博拉流行。


*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