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过战争的灾难后,身为难民与糖尿病作斗争

2016年1月

2012年,32岁的Hammad Faleh携妻子及3个子女逃离叙利亚,躲避战争的恐怖。许多叙利亚难民被迫离开自己的家园,到约旦寻求庇护。Hammad躲过了战争的灾难,但现在要在一个新国家与糖尿病这一慢性病作斗争,如果得不到药物治疗,他可能死亡。

叙利亚难民Hammad Faleh在等候获得治疗糖尿病的药物
在安曼市中心由世卫组织支持的Al Madineh诊所,叙利亚难民Hammad Faleh在等候获得治疗糖尿病的药物。
世卫组织/J. Swan

“我生命的几乎一半时间都在管理糖尿病,”这位前英语教师说。他坐在候诊室里,一边教女儿Sham画画,一边同世卫组织人员交谈。“但自从叙利亚内战开始后,我很难控制自己的病症,这令我和家人处境非常艰难,”他说,并耐心地等候领取治疗糖尿病的胰岛素。Hammad患有1型糖尿病,迄今已经超过14年。

约旦目前接纳了来自叙利亚的63万余名登记难民,这些人中约85%生活在难民营以外该国一些最贫困的地区。其中一大部分属于极其脆弱的人群。约旦境内近6%的成年难民患有糖尿病。

在危机中管理慢性病

Hammad依赖非政府组织提供的卫生服务来管理其慢性病。“战争暴发之前,我们在德拉生活舒适,我的糖尿病能够得到管理,”他说。“我定期去见医生,能获得正确的食物来控制血糖,而且我就诊和吃药都是免费的。但后来叙利亚的药品变得非常昂贵,有时是正常价格的两倍或三倍,令我无法再控制自己的糖尿病。现在,我们来到这样的诊所接受治疗,”他说。

从2014年11月起,在营地生活的已登记叙利亚难民有权享受约旦政府机构提供的免费卫生保健服务。生活在社区的难民则需支付与无医疗保险的约旦国民相同的费用。虽然脆弱人群享受补贴价格,但费用对于Hammad这样的难民而言依然昂贵。

“平均而言,我每月要支付30第纳尔(42美元)治疗费,”Hammad说。“这并不容易,因为我没有固定收入。我时不时在一家菜店帮忙,但由于糖尿病往往身体太弱,无法工作,感谢老天,家里没有其他人生病,”他说。

除了经济负担,保持低糖饮食(包括各种豆类食物等)对于Hammad而言也是一大挑战。“米饭和面包便宜,”他说,“我们买不起很多别的东西。”

世卫组织的支持

世卫组织通过提供药物治疗,更新国家指南和提供关于非传染性疾病管理的培训支持约旦卫生部和非政府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