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面临严峻挑战,巴布亚新几内亚在防止疟疾方面仍取得了重大进展

2017年4月

通过世卫组织及合作伙伴的集体努力,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疟疾发病率大幅度下降。两项进展促进了抗疟疾工作的进步:长效药浸蚊帐和为疟疾诊治普遍提供资金。

一个小女孩把在Oro省发放的蚊帐带回家。
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一个小女孩把在Oro省发放的蚊帐带回家。
扶轮社抗击疟疾组织

很难找到一个比巴布亚新几内亚更适合疟疾传播的地方了。“这个国家地理条件非常非常复杂,基础设施很少,” Tim Freeman说,他在扶轮社抗击疟疾组织负责物流工作。

61岁的Freeman已经在遏制疟疾行动中度过了他的半生。他是那种如果你的车被困在泥里你希望看到他就在附近的人,在他监督巴布亚新几内亚发放500多万顶杀虫剂处理过的蚊帐的时候,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巴布亚新几内亚有许多偏远的地区,在20世纪90年代还发现过从未与外界接触过的原始部落。

一些村落甚至到现在还没有道路。发放蚊帐可能需要利用飞机、直升飞机、船、卡车运输,再加上几天步行,而且通常是在雨中。“这里总是雨季,有时候雨水更多些。”Freeman说。他的团队向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所有2万个村庄发放蚊帐,并随时掌握各地方的工作进展情况。Freeman说:“我们可以讲出来每一顶蚊帐的故事。”

这是一个团队的集体努力。世卫组织国家办事处的疟疾工作顾问与Freeman的团队合作,帮助确定所需的蚊帐数量并提供技术指导。世卫组织还制定了全球政策和目标,并协助将其转化为具体国家计划。

澳大利亚提供了资金捐助,美国的非政府组织人口服务国际部署了外联官员,指导社区民众正确地使用蚊帐,以及如何确定疟疾症状并迅速寻求治疗。扶轮社抗击疟疾组织和人口服务国际的抗疟疾行动都得到了抗艾滋病、结核和疟疾全球基金的资金支持。

自2004年以来疟疾发病率减半

人们共同的努力得到了回报。Freeman说:“ 疟疾发病率像落石一样急速下降。”

“我们看到发病率大幅度下降。”Manuel Hetzel博士说,他是一名流行病学家,在他2008年至2012年期间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医学研究所工作时,他对疟疾控制规划做过评估工作。

两项进展促进了巴布亚新几内亚抗疟疾工作的进步:长效药浸蚊帐和为疟疾诊治普遍提供资金。

“负担越少,疟疾规划就越难得到政府的资助。”

世卫组织全球疟疾规划司昆虫学和媒介控制处协调员Jan Kolaczinski博士

在2009年全球基金拨款1.09亿美元的基础上,同时根据世卫组织的技术建议,巴布亚新几内亚在接下来的6年内分发了750多万顶蚊帐。

自2004年以来,这一努力降低了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疟疾发病率,从每10万人中400人减少到200人。

在2009年至2015年间,公共卫生机构的疟疾入院率下降了83%,疟疾死亡率下降了76%。

蚊帐不是带来进步的唯一干预措施,监测、诊断和治疗也起到预防作用,Rabi Abeyasinghe博士说。他协调了世卫组织西太平洋区域的抗疟疾行动,疟疾在该区域37个国家中的10个国家流行。

监测有助于规划者确定应该在哪些地方发放蚊帐,并且治疗疟疾病人以防止发生其他病例。他说:“如果携带有疟疾寄生虫的人走动的话,就会使蚊子被感染,然后再传染给其他人。”

资金削减威胁到工作进展

然而,这方面的工作进展正在受到威胁。

由于捐助者总是要为其投资寻求最大的影响,所以侧重于最需要支持的国家,导致对中低收入国家的低负担疾病的投资正在下降。这些国家的疟疾规划将需要寻找其他的资金来源,包括增加国内资源的支持。

例如,为大约80%的疟疾规划提供资助的全球基金,他们将其给予巴布亚新几内亚的资金削减了约50%。

“捐助者注重疟疾负担高但收入低的国家,”全球基金的工作人员Stefan Stojanovik说:“巴布亚新几内亚是一个中低收入国家。”

全球基金和其他捐助者承担了很大的资金负担,但如果要以可持续的方式控制疟疾,国家政府将不得不提供更多的资源,Jan Kolaczinski博士说,今年他从全球基金转到了世卫组织。

他补充说:“负担越少的话,疟疾规划就越难得到政府拨款,部长们会把注意力转移到造成更为明显公共卫生问题的疾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