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病媒控制对策将带来巨大变化

2017年6月

世卫组织去年采用新的战略方针,重申重视病媒控制工作。一些知名科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开展工作,制定了2017-2030年全球病媒控制对策,列明了为彻底改变病媒传播疾病控制状况而开展活动的主要领域。

一名工作人员在室内喷洒灭蚊剂
需要有专门知识,了解何时何地实施病媒控制,例如在室内喷洒灭蚊剂。
世卫组织/S. Torfinn

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于2016年5月在第六十九届世界卫生大会上呼吁,大力处理病媒传播疾病全球蔓延问题。陈博士在大会上向会员国发表讲话,指出“目前新出现的或重新出现的传染病威胁来势凶猛,世界尚未做好应对准备”。

陈博士指出,寨卡病毒病的传播、登革热的再度肆虐以及新出现的基孔肯雅威胁是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未能大力实行蚊虫控制政策的结果。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病媒控制领域投入的资金和作出的努力大幅减少。

病媒控制工作未受重视

Ana Carolina Silva Santelli博士目睹了这一切。她曾担任巴西卫生部疟疾、登革热、寨卡和基孔肯雅规划的负责人,在任13年期间经历了病媒控制措施从盛至衰的过程。喷雾器、杀虫剂等用品以及昆虫学家等人员未按需更换。她说:“病媒控制工作未获重视”。

今天,全世界80%以上的人口面临病媒传播疾病风险,一半人口面临两种或两种以上疾病的风险。蚊子可以传播疟疾、淋巴丝虫病、日本脑炎和西尼罗河病等疾病;苍蝇可以传播盘尾丝虫病、利什曼病和非洲人类锥虫病(瞌睡病);甲虫或蜱虫可以传播恰加斯病、莱姆病和脑炎。

每年共有70多万人死于主要病媒传染病,热带和亚热带贫困人群面临最大风险。在温带地区,蜱传脑炎等其它一些病媒传播疾病越来越令人关注。

随着快速的无节制城市化、国际旅行和贸易的大幅增加、耕种方法的变化以及其它环境的变化等,病媒在全世界蔓延,越来越多的人面临风险。营养不良者和免疫力衰弱者尤其容易受到影响。

新方法

世卫组织去年采用新的战略方针,重申重视病媒控制工作。全球疟疾规划和被忽视的热带病控制司以及热带病研究和培训特别规划进行了广泛磋商,借鉴了各国卫生部和技术专家的经验。在Santelli博士和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昆虫学和兽医学系Thomas Scott教授主持下,一些知名科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开展工作,制定了2017-2030年全球病媒控制对策。

第七十届世界卫生大会就该对策表示一致欢迎。

全球病媒控制对策列明了为彻底改变病媒传播疾病控制状况而开展活动的主要领域:

  • 病媒控制不仅仅是喷洒杀虫剂或提供纱网,而是应该采取跨部门统一行动。这可能需要卫生部与城市规划者合作,以消除蚊虫繁衍点;
  • 与社区进行联络,动员社区开展自我防护工作,并建立对未来暴发疾病的抵御能力;
  • 加强监测,针对病例增加或病媒种群增加问题采取早期对策,确定何时采取干预措施并查明干预措施为何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 推广病媒控制工具,并综合使用这些工具最大限度地发挥防治疾病的作用,同时尽量减少对环境的影响。

具体而言,根据新的综合治理方法,需要重新调整国家规划,使公共卫生工作者能够集中精力处理各种病媒并控制其造成的各种疾病。

必须根据当地的需要作出持续努力。应对措施成功与否取决于各国通过提供资金和人员加强其病媒控制规划的能力。

呼吁大力开展新颖干预措施

全球病媒控制对策还呼吁大力开展有良好前景的新颖干预措施,例如设计新的杀虫剂;开发空间驱避剂和气味诱饵捕集器;改进房屋纱窗;研制可以阻止蚊子体内复制病毒的普通细菌;改变雄蚊的基因,使其后代早死。

经济发展也能带来解决办法。Scott教授说:“如果人们住房有牢固的地板和窗户,并装有纱窗或空调,就不需要蚊帐。所以,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能够大大减少这些疾病。”

昆虫学家将活蚊放进标准的“锥形生物测定器”,然后,在30分钟后检查已杀死多少蚊子。这是一种干预监测措施,用于检验灭蚊剂是否正确喷洒在墙上。
世卫组织/S. Torfinn

在呼吁采取更为连贯和全面的病媒控制方法的同时也应注意到,已在防治某些病媒传播疾病方面取得重大进展。

疟疾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15年来,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疟疾发病率下降了45%,这主要归功于大量使用经杀虫剂处理的蚊帐并在室内滞留喷洒杀虫剂。

但伴随着这一成果,也出现了一个不良后果。

英国达勒姆大学公共卫生昆虫学家Steve Lindsay教授说:“我们的控制工作在某些方面太成功了,结果造成优秀的公共卫生昆虫学家人数减少。我们的人数越来越稀少。”

全球病媒控制对策呼吁各国为病媒控制队伍提供资金,培养公共卫生昆虫学人才,并增强医疗部门的应对能力。

Lindsay教授说:“我们现在需要因地制宜,开展更仔细的控制工作,而不是一刀切。”他还说,这有助于解决新的和新出现的疾病,并有助于消除疟疾等其它疾病。

Lindsay教授指出,根据新的战略方针,寨卡、登革热和基孔肯雅等疾病将不再被视为孤立的威胁。Lindsay教授说:“这是由同一种蚊子——埃及伊蚊引起的三种疾病”。

全球病媒控制对策与可持续发展目标相结合

全球病媒控制对策还将帮助各国实现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至少6项目标。关于良好健康和福祉的目标3、关于清洁饮水和环境卫生的目标6以及关于可持续城市和社区的目标11与此直接相关。

全球病媒控制对策的宏伟目标是,到2030年,在所有国家中将病媒传播疾病死亡率降低至少75%,发病率减少至少60%,并预防流行病。

全球每年需要投入的劳动力、协调和监督资金额为3.3亿美元,全球人均大约5美分。这是在使用经杀虫剂处理的蚊帐、室内喷洒杀虫剂以及社区活动(每年人均保护费用通常超过1美元)之外的微不足道的额外投资。

这只相当于目前每年用于控制疟疾、登革热和恰加斯病传播病媒策略的经费的不到10%。所以,最终采用综合性因地制宜病媒控制措施将会节省资金。

行动呼吁

Santelli博士持乐观看法,认为全球病媒控制对策将帮助世界各地卫生部门获得政府支持,病媒控制工作将再度获得重视。

Santelli博士现任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驻巴西利亚办事处流行病事务副主任。她说:“这份文件首先是一项行动呼吁”。

她预测事情不会那么简单。整合不同疾病的病媒控制工作将需要更多设备、人员和资金,并需要改变心态。Santelli博士指出,“鉴于新出现的疾病威胁越来越多,无所事事将带来更大风险。” 全球病媒控制对策可能会产生深远影响,新策略将会减轻总体负担,在一些地方甚至可以一劳永逸地消除这些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