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鼠疫:追踪和预防感染

2017年11月

2017年8月以来,马达加斯加发生了严重的鼠疫疫情。新发感染人数最终出现下降。世卫组织正在支持卫生当局应对疫情,支持活动从在卫生中心设立专门的鼠疫治疗部门,一直到在全国范围内分发药物。培训小组采取了一项特别有效的行动,寻找与鼠疫患者存有接触的人员(一种被称为“接触者追踪”的系统),以帮助确保这些接触者不会染上疾病。

马达加斯加一名社区工作者与当地妇女交谈时记笔记
社区卫生工作者在追踪接触者方面至关重要。
世卫组织/H. Razafindralambo

突如其来的疾病

Rakoto*是来自塔那那利佛(Antananarivo)的一名17岁男子。十月份的一天他开始感觉不适。虽然咳嗽、咳血已有数日,但Rakoto却不愿去卫生院看病。每天出现在新闻里的鼠疫疫情报道,使他的家人担心他是否有染。当他去探望姑妈时终于病倒了,Rakoto的父亲带他到了一家诊所。

临床分析证实,Rakoto确实患有鼠疫。他染上了肺鼠疫,这一类型影响到肺脏,如果接触到带菌痰液,他人就有可能受到传染。他接受了治疗。

了解Rakoto来诊所之前的活动情况十分重要。出现症状已有数日,这使可能受到暴露的人员数量出现上升。

追溯步骤

卫生工作者与Rakoto及其家人谈话,详细了解他入院前一周去过的地方。经了解,他大部分时间待在家里,但去看过亲戚。他还去教堂参加过一次疗愈仪式,企求症状得到缓解。

卫生工作者将这些情况知会了由世卫组织流行病学家Harena Rasamoelina牵头的接触者追踪小组。他们共同建立了在Rakoto出现症状后与其存有密切接触(即距离2米以下)的人员清单。成为“接触者”的所有人员都要服药,以确保不会生病。

在马达加斯加首都塔那那利佛,就有9个由世卫组织流行病学家领衔的接触者追踪人员小组。他们与全市大约900个区段中每个区段的两名社区卫生工作者一道工作。在疫情高峰时,这些小组和其它地区的类似团队在流行顶峰期间每天跟踪逾1000名接触者。

自世卫组织开始支持卫生部于今年10月份建立该系统以来,已有7000多人被确定为密切接触者。其中约99%已获得咨询和足够的抗生素,万一受到感染就可使体内的鼠疫细菌得到清除。随访小组在为期一周的时间内每天对他们随访两次,从而确保他们感觉良好,一直服用药物,并回答他们可能提出的任何问题。

负责鼠疫疫情应对的世卫组织小组牵头人Ngoy Nsenga博士说:“令人鼓舞的是,在全国范围内发现的7000多名接触者中,只有11名出现了症状。这是因为他们被很快找到,且立即接受了预防性治疗。肺鼠疫可在近距离接触人员之间传播,接触者追踪是阻断传播途径的最好工具之一。

追踪培训

由于鼠疫迅速蔓延到了9月份,世卫组织将接触者追踪确定为最紧迫的干预措施之一。截至10月中旬,全国已有近4000名接触者和团队主管得到培训。

世卫组织在塔那那利佛的区域现场协调员Freddy Banza说:“该国卫生部的工作小组深感不堪重负,他们没有足够的人手对所有病人进行随访,以确定接触者。我们需要扩充接触者追踪人员队伍。”

世卫组织制定了培训课程,说明接触者追踪的工作方式以及肺鼠疫疫情的特定情况。世卫组织随后在受影响地区开展了培训。

Nsenga博士说:“我们尽可能多地培训了社区工作者,原因是我们不知道这个疾病下次会发生在何处。我们现在有能力更好地应对下一场鼠疫疫情,或者应对将来可能需要接触者追踪的任何疾病。”

平均而言,应该对每位病人的10名接触者实施追踪并提供预防性治疗。由于Rakoto在有症状时去过很多地方,因此要追踪的接触者超过了20人。这些人员中没有人在治疗结束时出现症状。


*为保守病人秘密对姓名作了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