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脊髓灰质炎日的无名英雄们

2017年10月

10月24日是“世界脊髓灰质炎日”,这是一个向世界各地两万多名为消灭脊髓灰质炎而努力的无名英雄致敬的良机。

一名阿富汗卫生工作者正在给一儿童服用脊髓灰质炎疫苗
在脊髓灰质炎疫苗接种行动期间,一名阿富汗卫生工作者正在给一儿童服用脊髓灰质炎疫苗。
世卫组织

Mohammed Mohammedi从事消灭脊髓灰质炎工作已有二十多年,他说:“无论困难有多大,我们都要确保所有孩子都能够获得疫苗接种。”

10月24日是“世界脊髓灰质炎日”,这是一个向如Mohammedi这样的世卫组织工作人员及世界各地两万多名为消灭脊髓灰质炎而努力的无名英雄致敬的良机。

脊髓灰质病毒是一种可导致永久性瘫痪的病毒。消灭脊髓灰质炎给全球社会提供了一个独特机会:继消灭天花之后,历史上第二个将被人类消灭的传染性疾病。

在阿富汗,三名男子和一头驴子行走在陡峭的山上
在极具挑战性的环境中,阿富汗卫生保健工作者为最偏远地区的儿童提供脊髓灰质炎疫苗。
世卫组织

尚有病毒存在的地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少

1988年,当世卫组织成为全球消灭脊髓灰质炎行动中的一员之时,每15分钟就有10名儿童因脊髓灰质炎而瘫痪,病例几乎遍布世界上每一个国家,而每个病例均为完全可预防的。2017年到目前为止,仅在两个国家报告了12例脊髓灰质炎病例。在这几年间,为消灭脊髓灰质炎而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一直是采取行动的核心,以确保所有儿童无一例外地获得公平的卫生服务,即使他们在最偏远或边缘化的地区。

目前,脊髓灰质炎仅在阿富汗、尼日利亚和巴基斯坦三国流行,且从未停止过。即使在这些国家内,脊髓灰质炎的流行地区也少于以往任何时候。自上个世界脊髓灰质炎日以来,仅存15个脊髓灰质炎流行地区,而在2015年10月至2016年间尚有29个流行地区。

“在这些脆弱地区,得到疫苗接种的儿童人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世卫组织消灭脊髓灰质炎工作负责人Michel Zaffran说:“这些都表明我们正在接近我们所要实现的目标,但仍还有更多事情要做。”

在巴基斯坦,一名女子正在给一儿童服用脊髓灰质炎疫苗
在巴基斯坦卡拉奇,卫生工作者不辞辛苦地为当地儿童接种脊髓灰质炎疫苗,赢得了社区的好评。
世卫组织

由于卫生工作者的奉献而加快了工作进度

消灭脊髓灰质炎是一项艰巨而复杂的任务。这需要一线卫生工作者具备无私奉献的精神,不辞辛苦劳地一次次为每一个孩子服用口服脊髓灰质炎疫苗,使他们完全获得免疫力。

这项工作依靠社区领袖、家长、医务人员、传统治疗师和监督人员密切观察是否有孩子出现脊髓灰质炎的症状(通常表现为上肢或下肢肌无力),并确保对有疑似病症的孩子进行脊髓灰质炎病毒检测。

让每一个孩子都得到疫苗接种,找到每一个最后的病毒——这两种策略是成功的支柱,让病毒无处藏身。一旦所有儿童均获得了疫苗接种,病毒就将消失,脊髓灰质炎在世界上将不复存在。

两名身穿世卫组织背心的男子站在废墟前给一儿童服用脊髓灰质炎疫苗
尽管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仍有战事,但疫苗接种者仍在为儿童提供脊髓灰质炎疫苗。
世卫组织

世卫组织工作人员密切注视病毒动向

在从地区到全球一级的消灭脊髓灰质炎工作中,世卫组织工作人员都发挥着重要作用,负责监督工作的官员仍在70多个国家密切注视病毒动向。

索马里是其中国家之一,虽然索马里已是一个无脊髓灰质炎国家,但仍对病毒威胁保持警惕。贫困、国内流离失所、冲突和卫生系统薄弱意味着疫苗接种普及率低下。如果病毒从流行国家卷土重来,免疫力不足以阻止疫情再次暴发。

为了迎接挑战,世卫组织的监督官员已经培训了一个由500多名家长、学生和社区领袖组成的网络,以识别每一个急性弛缓性麻痹病例。这样,如再次出现脊髓灰质炎,就会被立即发现并遏制其发展。

世卫组织索马里消灭脊髓灰质炎行动官员Eltayeb Elfakki博士说:“消灭脊髓灰质炎的成功取决于包括国家和地方政府、公共和私人医疗保健提供者、民间社会、宗教机构以及最重要的是社区成员本身在内的所有合作伙伴密切而有力的共同努力。”

索马里消灭脊髓灰质炎志愿者走过一个国内流离失所者营地
索马里消灭脊髓灰质炎志愿者走过一个国内流离失所者营地。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坚定不移的合作伙伴

为了消灭脊髓灰质炎,世卫组织与国际扶轮社、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以及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合作。国际扶轮社在近三十年前就有了一个无脊髓灰质炎世界的愿景,迄今为止,数百万扶轮社会员已为此投入了超过16亿美元的资金。

通过这些努力,如今已使1600多万人得以逃脱因脊髓灰质炎而瘫痪的命运。每年得到疫苗接种的儿童达4亿多名。2016年,世卫组织认可的实验室对近22万个粪便样本进行了脊髓灰质炎病毒检验。

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外墙上显示出文字,感谢扶轮社在终止脊髓灰质炎方面的努力
扶轮社

脊髓灰质炎工作者应对其他卫生需求

消灭脊髓灰质炎工作还为满足其他多种卫生需求铺平了道路。去年以来,脊髓灰质炎工作者在尼日利亚为抗击霍乱做出了贡献,还应对了脑膜炎疫情暴发,加强了常规免疫接种,为当地社区人民带来了范围更广的惠益。

“在世界各地消灭脊髓灰质炎之前,所有国家依然存在脆弱性。”Zaffran说:“要为后代建立一个没有脊髓灰质炎的世界,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这些工作都需要持续的政治和经济支持:我们必须让每一个孩子都得到疫苗接种,必须找到每一个最后的病毒。”

一名尼日利亚的卫生工作者在为婴儿接种疫苗
在尼日利亚北部一个难以抵达的卫生保健营地,一名卫生保健助理人员在提供脊髓灰质炎疫苗接种的同时,还进行常规疫苗接种。
世卫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