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也门与霍乱的生死搏斗

2017年7月

霍乱继续在也门蔓延,自4月27日以来,已有39万多例霍乱疑似病例,并导致1800多人死亡。世卫组织及其合作伙伴正在努力应对也门霍乱疫情,并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当地卫生当局和其他机构密切合作,为病人提供医疗服务,阻止疫情蔓延。

每个霍乱病人都是一个有家庭、有故事、有希望、有梦想的人。在治疗中心,为了与死亡作斗争和帮助病人全面康复,当地卫生工作者不惜一切而长时间地工作着,而且通常是无偿的奉献。

世卫组织/S.Hasan

Fatima Shooie坐在她85岁的母亲和22岁的女儿病床之间,她们因感染了霍乱,正在萨那五月二十五日医院接受治疗。

“我们甚至没有来医院的交通费。我的丈夫是个马路清洁工,他已有8个月没有拿到工资了,而他是家里唯一可以有收入的人。” Fatima说。“我很怕这种病会传染给家里其他人。”


世卫组织/S.Hasan

Adel Al-Almani医生是萨那Al-Sabeen医院腹泻治疗中心的负责人。面对大量的病人,他和他的团队每天需要工作18个小时。

也门3万多名卫生工作者已经10个多月没有拿到薪水了。然而许多人像Al-Almani医生一样,仍继续在治病救人,履行医者的责任。


世卫组织/S. Hasan

8岁的Mohannad在萨那Al-Sabeen医院腹泻治疗中心在接受了三天治疗后终于康复了。Mohannad在Hajjah他家附近的一次爆炸事件中失去了母亲和妹妹,他和他的父亲从那以后便逃离家乡,来到了萨那。

“我的妻子和女儿去世后,我的生活中就剩下Mohannad了。在他感染了霍乱后,我非常害怕他会跟他妈妈和妹妹有同样的命运。” Mohannad的父亲说。


世卫组织/S. Hasan

一名卫生工作者正在为20岁的Khadeeja Abdul-Kareem进行治疗。在家乡塔伊兹Al-Waziya区发生战乱后,为了逃离冲突,Khadeeja被迫背井离乡。为了维持生计她苦苦挣扎,霍乱使她在困境中陷得更深。


世卫组织/S. Hasan

53岁的Abdu Al-Nehmi经历了一段漫长而痛苦的求医行程。从Bani Matar区的村庄到萨那市的道路崎岖坎坷,汽车还在路上抛了锚。一路上他不停地腹泻和呕吐,还要忍受肾部的疼痛。

“我们那里没有医疗中心,” 他说:“我们要花2-3个小时才能去萨那的医疗中心治疗。”

迄今为止,世卫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合作伙伴已帮助187个腹泻治疗中心增设了3000张病床和834个口服补液站点。


世卫组织/S. Hasan

Nabila、Fatima、Amal、Hayat和Hend都是萨那阿扎尔治疗中心的护士,她们忘我奉献,全力以赴地为那些严重脱水的病人提供治疗。

“我们每天都会遇到复杂的严重病例,但我们设法挽救了大部分人的生命。有时来了一个新的严重病例,而我们还在忙着治疗另一个严重病例。”Nabila Al-Olofi说,她是在治疗中心工作的护士之一。

“是的,我们这些护士没有固定工资,但拯救生命是我们最大的回报。”

世卫组织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一起在当地提供医疗物资,为卫生工作者支付奖金、差旅费和加班费,使他们能够继续给病人提供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