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全球卫生面临的10项威胁

2018年2月

从摩苏尔到科克斯巴扎尔,从霍乱到鼠疫,2017年充满了由冲突、自然灾害和疾病疫情造成的突发卫生事件。如果我们不加以防范、预防和及时应对,则2018年可能会更糟糕。以下列举的只是我们可能面对的全球卫生威胁中的一部分。许多这类危机是完全可以预防的,而且通常是人为的。

流感大流行

几名学生戴着口罩坐在教室里上课
在尼泊尔,学生们参加介绍流感情况的讲座。
世卫组织/T. Pietrasik

另一场流感大流行是不可避免的。在这个相互关联的世界里,下一次全球流感疫情是一个“何时”而不是“如果”的问题,并会具有深远的影响。一场严重的流感大流行可能导致数百万人死亡,并摧毁1%以上全球国内生产总值。

自从西班牙流感导致多达1亿人死亡以来,已有一百年,我们走过了很长的路。我们现在有办法在流感来袭时加以检测和应对。世卫组织每年都会推荐候选疫苗病毒以保护世界各地的人们免受季节性流感的侵害。110个国家的150多个公共卫生机构共同开展全球监测和应对工作。但是关于流感的一切都不是可预测的,包括无法预知下一次流感大流行出现的方式和地点。

世卫组织正在监测其它具有高度威胁性并可能引起大流行的呼吸道病原体,包括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

冲突中的卫生服务

刚果民主共和国卫生机构的一名医生
刚果民主共和国卫生机构的一名医生(2005年)。
世卫组织/M. Kokic

冲突继续蹂躏全球的卫生系统——从也门到乌克兰,从南苏丹到刚果民主共和国。交战各方越来越多地攻击卫生机构和卫生保健工作者,以及重要的基础设施。

在许多地方,更多的人死于可治疗和可预防的疾病和慢性疾病,而不是子弹和炸弹。人道主义者往往无法提供人们迫切需要的救生食物、水和药物。化学和生物攻击也是战争中的重大风险。

霍乱

两名男子在张贴口服霍乱疫苗的海报
在墙上贴海报进行社会动员以支持金沙萨的口服霍乱疫苗接种运动。

在希波克拉底第一次记录霍乱弧菌2000多年后,该细菌在世界各地滋生繁衍。这本是一种容易预防和治疗的疾病,但在饱受贫穷与冲突的社区每年可导致近10万人死亡。

2017年,通过使用口服霍乱疫苗在孟加拉国、喀麦隆、海地、马拉维、莫桑比克、尼日利亚、塞拉利昂、索马里和南苏丹九个国家保护了440万人。2018年,世卫组织将支持开展类似的运动,同时还将促进获得安全饮用水和卫生设施,并改善个人卫生状况。

白喉

孟加拉国Jamtoli居留地的罗兴亚儿童。
孟加拉国Jamtoli居留地的罗兴亚儿童。
世卫组织/孟加拉国/A. Bhatiasevi

由于将白喉疫苗作为常规免疫规划的一部分予以广泛使用,已经在世界大部分地区消除了这一传染性呼吸道疾病。但是,在卫生保健服务存在显著差距的国家,白喉正卷土重来,令人担忧。

委内瑞拉、印度尼西亚、也门和孟加拉国(科克斯巴扎尔)都在2017年报告了白喉疫情,要求世卫组织在应对行动、技术指导以及白喉药物和疫苗的供应方面提供支持。

疟疾

东帝汶儿童睡在药浸蚊帐中
东帝汶儿童睡在药浸蚊帐中。
世卫组织/东南亚区域/K.Reidy

据世卫组织估计,全球每年有2亿多例疟疾病例,死亡人数超过40万人。蚊子传播疾病造成的死亡约90%发生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其余发生在东南亚、南美、西太平洋和东地中海。在中非共和国和南苏丹,疟疾导致的死亡人数比战争更多。其它与疟疾作斗争的国家包括刚果民主共和国、尼日利亚和索马里。

自然灾害

一名世卫组织卫生工作者在塞拉利昂弗里敦舒格洛夫山滑坡现场。
一名世卫组织卫生工作者在塞拉利昂弗里敦舒格洛夫山滑坡现场。
世卫组织/L. Pezzaoli

来自洪水、飓风、地震和山体滑坡等自然灾害的灾难可能造成巨大痛苦,并对数百万人造成深远的健康后果。

2017年,哈维、伊尔玛和玛丽亚飓风在加勒比和美国造成了广泛破坏,孟加拉国、印度和尼泊尔的季风影响了超过4000万人,塞拉利昂的毁灭性泥石流引发了人们对霍乱疫情的恐惧。导致粮食无保障和营养不良的干旱往往与疾病疫情相连,而热浪则造成过高的死亡率,尤其是对老年人。

脑膜炎

马拉维南部的儿童。
马拉维南部的儿童。
世卫组织/马拉维/L. Pezzaoli

在全球严重短缺C群脑膜炎球菌疫苗时,一种有致命的C群脑膜炎球菌新菌株正沿非洲的脑膜炎地带传播,给26个国家造成威胁。大规模流行的风险很高,可能会有3400多万人受到影响。10%以上的C群脑膜炎患者会死亡。幸存者往往面临严重的神经后果。

世卫组织和合作伙伴支持建立全球应急储备,该储备目前拥有250万剂C群脑膜炎球菌疫苗。然而,为避免重大流行,2019年之前将需要增加1000万剂疫苗。

黄热病

金沙萨黄热病疫苗接种活动第一天,卫生工作者在准备疫苗。
金沙萨黄热病疫苗接种活动第一天,卫生工作者在准备疫苗。
世卫组织/E. Soteras Jalil

一个世纪以前,黄热病是一种令人恐惧的疾病,导致大量人口死亡并摧毁经济。大规模疫苗接种运动促使全球病例急剧下降。但在2000年代初期,非洲和美洲急性病毒性出血疾病再度复苏,其中40个国家被认为风险最高。

2016年,安哥拉和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黄热病疫情在大规模疫苗接种运到覆盖了3000万人后才得到控制。2018年,尼日利亚和巴西正在处理威胁城市地区的重大疫情。

需要注意防范的其它病毒性出血热包括埃博拉和马尔堡病毒病、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裂谷热、拉沙热、汉坦病毒病和登革热。

营养不良

菲律宾的卫生人员在测量儿童的臂围
在菲律宾马拉维的一家流动诊所,测量儿童的臂围是营养不良检查的一部分。
世卫组织

全球5岁以下儿童死亡中45%与营养不足有关。世卫组织为患有医学并发症的营养不良儿童开发了工具包。

2018年粮食短缺仍然是非洲之角面临的一项严峻挑战。2018年预计南苏丹将有110万5岁以下儿童营养不良,并且近一半人口将面临严重的粮食无保障状况。在也门,700万人面临营养不良风险,1700万人仍然缺乏粮食保障。

食物中毒

在菲律宾的一个市场,食品检查员进行随机检查。
在菲律宾的一个市场,食品检查员进行随机检查。
世卫组织/Y. Shimizu

每年有6亿人(将近世界十分之一人口)在食用受污染的食物后患病并有42万人因此死亡。南非目前正在与世界有史以来最大的利斯特菌病疫情作斗争。2017年,沙门氏菌病疫情致使从全球80多个国家和领地召回了受污染的法国品牌婴儿配方奶粉。

2018年,世卫组织将继续在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采取“无遗憾”政策——其指导思想是,疾病暴发不可避免,但流行可以预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