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超级细菌:我们为何需要立即行动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国际兽疫局)总干事Monique Eloit博士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总干事Jose Graziano da Silva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

评论
2016年9月21日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国际兽疫局)总干事Monique Eloit博士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总干事Monique Eloit博士
国际兽疫局

许多全球卫生危机都充满戏剧性,比如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埃博拉或寨卡。新的或被遗忘的疾病暴发或重新出现,一开始就颠覆了我们的理解,导致严重的疾病、痛苦和死亡,迅速在世界各地传播,带来恐惧、焦虑和经济的凋敝。

世界正面对一种不同类型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此类事件同样充满戏剧性,但却不那么引人注目。除了“超级细菌”这一抓人的头条标题外,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不会引起很大的公共警觉。

然而,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有可能比癌症更致命,每年可导致多达1000万人死于非命。而且,据联合王国最近的一次审查,每年可给世界经济造成高达100万亿美元的损失。如果不加控制,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将使化疗和常见的牙科和外科手术变得更加危险,因为感染性并发症将变得难以或不可能治愈。20世纪得来的健康和长寿成果可能因此毁于一旦。

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还威胁到可持续粮食生产。需要抗微生物药物来控制动物的疾病,为所有人提供高质量的食物。目前,抗微生物药物被用于生产牛肉、乳制品、猪肉、家禽、养殖鱼,甚至水果和作物。同时,抗微生物药物也被用作动物生长促进剂,以使它们生长更快或生产更多。需要重新审视和优化当前的做法,在可能的情况下推广那些改善卫生和疫苗接种的做法,并确保可持续的做法不会不必要地助长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发展。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总干事Jose Graziano da Silva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总干事Jose Graziano da Silva
联合国粮农组织

我们面临的挑战是,病原体,无论是细菌、寄生虫、真菌,还是病毒,最终都会对用以遏制它们的药物产生耐药性。耐药性的发展是一种自然现象,主要是通过基因变异而来。但滥用药物例如抗生素也大大加速了这一进程。一个后果是,用于治疗疟疾、结核病和淋病等疾病的许多药物现在已失去效用。

在许多国家,抗生素不需要处方即可买到,滥用于治疗感冒和流感,或治疗未曾发生感染的宠物。与此同时,一个令人痛苦的讽刺是,其他许多人,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却在亟需时不能获得这些救命药品。

“世界正面对一种不同类型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此类事件同样充满戏剧性,但却不那么引人注目。除了“超级细菌”这一抓人的头条标题外,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不会引起很大的公共警觉。”

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国际兽疫局)总干事Monique Eloit博士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总干事Jose Graziano da Silva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

这些药物的残留物以及耐药性微生物本身存在于水、土壤和空气中。由于旅行和贸易的全球化,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可以在数小时内传向世界各地。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无边界可言。

另一个问题是,30年来没有新型抗生素进入市场,在目前条件下,很少有激励措施推动制药业研发此类抗生素。许多公司认为抗微生物药物没有足够的利润回报,不值得进行投资。

我们必须扭转这些趋势。我们各组织的会员国批准了关于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全球行动计划,各国可以根据这一蓝图,因地制宜地制定国家行动计划。我们承诺通力合作,延缓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出现,确保保存仍然有效的抗微生物药物,并加速在新药物、快捷和可负担的诊断测试和疫苗方面的创新。

陈冯富珍博士照片
世卫组织总干事
陈冯富珍博士
世卫组织

联合国大会将在9月份辩论如何最妥善地处理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问题,这仅是联合国继艾滋病毒、非传染性疾病和埃博拉疫情之后审议的第四个卫生问题。人们将要求各国领导人作出遏制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的庄严承诺,并责成许多政府部门,包括人类和动物卫生、食品、农业、贸易和外交事务部门采取行动。决策者、卫生工作者和患者、农民、兽医和食品生产者需要密切合作,更负责任地使用抗微生物药物。

但是,如果不辅之以果断行动,9月份的会议将是一个空洞的姿态。真正的变革需要有效的公共政策、立法、多部门合作,以及新药物的开发。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是一个全球性的突发卫生事件,必须立即加以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