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利比里亚埃博拉疫情已结束

世卫组织声明
2015年5月9日

世卫组织在2015年5月9日这一天宣布,利比里亚已无埃博拉病毒传播。自2015年3月28日最后一位实验室确诊病例被埋葬以来,已经度过了42天。利比里亚的埃博拉病毒病疫情已结束。

自1976年首次出现埃博拉以来,该国在这次规模最大、时间最长且最为复杂的疫情期间所报告发生的死亡数最高。在这样一个国家阻断病毒传播当属历史性成就。在2014年8月和9月时的传播高峰时段,该国每周报告出现300至400例新发病例。

在这两个月时间里,首都城市蒙罗维亚是西非疫情某些最为不幸境况的发生地:治疗中心因人满为患而大门紧闭,病人死在医院场地上,尸体有时数日无人认领。

航班被取消。燃料和食物不足。学校、生意、边界、市场和多数医疗机构被关闭。该国大都沉浸在恐惧和对于家庭、社区和国家及其经济的不确定未来气氛之中。

虽然首都城市受到的影响最大,但利比里亚15个州最终都报告发生了病例。在某个时段,该国几乎所有地方都没有埃博拉病人治疗病床。感染性病例和尸体停留在家中和社区,几乎可以肯定这样会进一步造成疾病感染,有些人曾担心该病毒可能会在利比里亚呈地方流行,这对人们的健康增添了另一个尤为严重的长期威胁。

这要归功于利比里亚政府和人民,他们战胜埃博拉的决心从未动摇过,也从未有过气馁。即使个体防护装备的供应及其安全使用培训并不十分充分,但医生和护士却在不断治疗病人。共有375位卫生工作者受到感染,189位失去了生命。

当地志愿者在治疗中心工作,参与埋葬小组或者充当救护车驾驶员,他们受到社区责任感和爱国主义义务驱使,执意将埃博拉遏制住并使该国人民重新找回希望。由于病例数快速上升,国际支援开始蜂拥而至。所有这些努力都促使病例数降低到了零。

利比里亚的最后一位病例是大蒙罗维亚地区的一名妇女,她于3月20日出现症状,3月27日死亡。其感染源仍在调查之中。通过接触追踪发现1500多人有可能与病例有过接触,确定了100多名密切接触者,并开展了密切监测。没有人出现症状;所有人都已经解除监测。(*)

卫生官员对新病例一直保持高度警惕。今年4月期间,该国五个埃博拉专用实验室每周曾检测约300个样本。所有检测结果均呈阴性。

虽然世卫组织相信利比里亚已经阻断了病毒传播,但邻国几内亚和塞拉里昂依然存在疫情,这为感染者可能通过该地区漏洞百出的边境进入利比里亚造成了很大危险。

政府十分清楚有必要保持高度警觉,并具备经验、能力以及来自国际合作伙伴的支持。在应对工作从疫情控制转到警惕出现输入病例以及基本卫生服务的恢复过程中,世卫组织将在今年底之前继续在利比里亚派驻得到增强的工作人员。

疫情演变情况

疫情开始时发展缓慢,这带有一定欺骗性。世卫组织于2014年3月23日确认几内亚出现埃博拉疫情后,卫生官员对病例保持高度警觉。在利比里亚北部靠近几内亚边境的洛法州出现的头两位病例于2014年3月30日得到确认。

4月7日,新增5位确诊病例,洛法有4例,蒙罗维亚1例。所有5位病例均死亡。随后疫情形势出现稳定,4月份和5月份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没有报告发生新病例。

6月初发现了更多病例,主要发生在洛法州。但发展趋势看起来并不让人担忧,与其它地方的疫情做出比较时更是如此。在6月底时,利比里亚报告发生了41例病例,相对而言几内亚为390例,塞拉里昂158例。

给人造成的疫情相对平静印象竟然是错觉。6月中旬在蒙罗维亚报告发生了首批新增病例。当病毒通过医院、社区并最终通过整个街道快速传播,疾病感染接踵出现时,该市并没有做好应对准备。

快速翻倍的病例数开始呈几何指数增长。8月6日,埃伦•约翰逊•瑟利夫总统宣布实施为期三个月的紧急状态,并公布了几项以减少病例为目标的严格措施。

8月中旬,世卫组织一支应急专家小组估计,蒙罗维亚仅仅在治疗现有感染病人方面就需要1000张病床。而当时仅有240张病床。

9月,世卫组织利用由100名建筑工人组成的工作队不分昼夜地轮班工作,开始建设一处新的治疗中心。9月21日,世卫组织将岛屿诊所正式交付给利比里亚卫生和社会福利部。该诊所为蒙罗维亚有限的治疗力量添置了150张病床。然而,开门后不足24小时,该诊所的病人就已人满为患,这表明迫切需要搭设更多治疗病床。

世卫组织支持建设了另外两处埃博拉治疗中心,将蒙罗维亚的治疗能力又提高了400张病床。剩余需求最终通过多个合作伙伴得到满足。尤其在蒙罗维亚快速提升了治疗能力,这可能对疫情控制发挥了不少作用。

疫情在10月末开始缓和下来,当时有更多新发病例得到早期发现和快速隔离治疗,更多埋葬活动采用安全且有尊严的方式进行。病死率出现下降。当幸存者数量出现上升时,公众的看法发生了改变,从将治疗中心视为“死亡陷阱”改为希望之地。看法上的这一改变反过来鼓励了更多病人前去早期治疗。

新病例发生数在11月中旬出现稳定,每日仅报告10-20位新发病例。在2015年前几个月,病例数进一步减少,最终得以发现和调查最后剩下的传播链。自3月底以来,每日报告一直呈现零病例。

成功促成因素:大的梦想

多个因素促进利比里亚成功应对了埃博拉。

第一个决定因素就是瑟利夫总统所表现出的领导力,她将该病视为对该国“经济和社会大局”的威胁,并将疫情应对当作政府多个分支机构的重点工作。她果断且有时较为艰难的决定,频繁发布的公众交流信息,以及亲临疫情现场,这些都体现了这种领导力。

正如瑟利夫总统在她回忆录当中提到的名言,“你的梦想永远都要大于现在的能力范围。如果你没有被梦想吓到,说明你的梦想还不够远大。”

第二,卫生官员及其合作伙伴很快认识到社区参与的重要性。卫生小组知道,社区领导具有明确界定的社会结构,同时带有可信的清晰权威线条。工作小组的辛勤努力赢得了乡村首领、宗教领袖、妇女协会和青年团体的支持。

疫情有可能得到扭转的初步迹象之一出现在2014年9月,当时洛法州这个最初的埃博拉疫情中心的病例数在8月中旬顶峰时每周出现150多位病例过后开始下降。流行病学家随后将这种下降与一揽子干预措施联系起来,社区参与从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来自世卫组织驻国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在洛法州的村子之间奔波,要求首领们和社区领袖发挥更大作用,对疫情应对负起责任。成立了社区工作组,挨家挨户开展宣传,报告疑似病例,找卫生工作队提供支持,并开展接触者追踪。

治疗中心周围的不透明墙壁改为透明,使家庭和朋友可以看到里面发生的一切,由此打消了不少传言。要求送到治疗机构或者求助埋葬团队的电话很快得到回复,这使人相信这里的工作队在提供帮助。

这种有效应对工作在其它地方得到效仿,它指明了第三个因素:国际社会从资金、后勤和人力资源等方面提供了慷慨支持。这种支持使治疗病床数出现增加,实验室能力得到提高,并使开展接触者追踪和埋葬团队的人数得到提升。若干国家派出的能够实现自给自足的外国医疗队对疫情演变发挥了重要影响。

最后,国内外应对活动的强有力协调与取得的成功密不可分。国际支持的启动较为缓慢,但一旦得到却颇为丰足。埃博拉问题总统顾问委员会等创新做法以及事件管理系统的采用都有助于确保将资源和能力用在需要之处。

这些经验教训中有许多已经体现在世卫组织新的应对计划之中。该计划旨在到2015年6月时在西非确认所有剩余病例。


媒体联络:

在利比里亚:
通讯联络官
Melissa Winkler
电话:+231 7704 96162
电子邮件:winklerm@who.int

在日内瓦:
通讯联络官
Margaret Harris
电话:+41 227911646
手机:+41 796 036 224
电子邮件:harrism@who.int


*2015年6月3日更新(最后一个病例的可能接触者人数有所增加,密切接触者的数量根据最后汇编的数据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