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中心

《国际卫生条例(2005)》突发事件委员会关于脊灰病毒国际传播问题第十二次会议

世卫组织的声明
2017年2月13日

总干事于2017年2月7日以电话会议方式召开了《国际卫生条例(2005)》突发事件委员会关于脊灰病毒国际传播问题第十二次会议。

突发事件委员会审议了与1型野生脊灰病毒和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有关的数据。秘书处向会议提交了受到疾病影响且要遵守临时建议的《国际卫生条例》缔约国情况进展报告。以下《国际卫生条例》缔约国介绍了委员会自从上次于2016年11月11日召开会议以来落实世卫组织临时建议的最新情况:阿富汗、巴基斯坦、尼日利亚和中非共和国。委员会还邀请俄罗斯联邦提供了在该国发生的一起疫苗衍生脊灰病毒事件情况。

野生脊灰

总体而言,委员会对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取得的稳步进展感到鼓舞,对尼日利亚消灭脊灰规划作出的快速响应感到欣慰和佩服。

委员会对巴基斯坦致力于进一步强化监测,尤其是为提高发现数量而扩大环境监测的做法表示欢迎。环境监测强度现已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因此,即使在病例传播出现下降的情况下,所发现的病例数量也有可能上升。对这些数据需要认真解读,委员会承认这也包括对跨境传播数据的解读。委员会还对2017年不存在完全无法接近的儿童这一情况表示称赞。然而,最近从巴基斯坦向阿富汗坎大哈省输出了1型野生脊灰病毒,这表明在两国之间遏制国际传播仍有难度。

虽然委员会称赞阿富汗为接触无法接近的儿童所做出的努力,并注意到这些数字总体上出现下降,但阿富汗部分地区持续存在的不安全状况意味着大量儿童仍然无法接近,从而加剧了人们对消灭该病的担忧。

委员会对不断看重两国之间在漫长的国际边界地带的合作表示欢迎,注意到该次区域属于一个流行病学区。委员会依然认为,国际边界合作对于接种那些可能会错过疫苗接种的儿童而言是个重要机会,同时对增加边境疫苗接种小组的数量表示欢迎。应鼓励在相对不正式的边界过境点伺机配备接种小组。

委员会赞扬尼日利亚对1型野生脊灰病毒病例做出的迅速反应,并对自上次会议以来没有发现更多病例表示欢迎。然而,由于尼日利亚北部仍有大量完全无法接近或在一定程度上无法接近的人口,委员会最终认为,这些地区很有可能仍然存在脊髓灰质炎病毒流行。接触到这些人群对消灭脊髓灰质炎工作至关重要,但人们承认,目前存在的严重安全风险可能对消灭脊髓灰质炎工作者和志愿者构成危险。委员会注意到,在这种威胁环境中工作可能对干预措施的质量产生不利影响。尼日利亚已经就这个问题采取了创新和多管齐下的办法,委员会要求继续秉持这种创新精神。

人们对乍得湖地区以及受叛乱影响的所有国家一直存有关切,这些地方存在服务缺乏以及国内流离失所者和难民情况。从尼日利亚到乍得湖流域国家或撒哈拉以南非洲更远地区的国际传播风险仍然很高。乍得湖流域国家(包括尼日利亚、喀麦隆、乍得、尼日尔和中非共和国)继续致力于次区域协调工作,这使委员会感到鼓舞。中非共和国需要保持目前的势头,包括进一步改善急性迟缓性麻痹监测,以及在可行时,按照现行计划采纳环境监测做法。

赤道几内亚仍然容易受到该病影响,其根据是该国消灭脊灰活动远未达到理想程度,其中包括监测不力,常规免疫覆盖率低,以及用来解决脆弱性问题的国家努力乏力等。

疫苗衍生脊灰病毒

委员会十分关切地看到,已经确定了两起新的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疫情,一起发生在尼日利亚北部的索科托,另一起在巴基斯坦奎达。在索科托发现的病毒与在博尔诺发现的病毒无关。这两起疫情突出表明在流行传播国家存在免疫接种不足脆弱人群。委员会注意到对这些疫情做出的反应,承认这两种情况均使正在做出的消灭1型野生脊灰病毒努力变得更加复杂。

委员会欢迎俄罗斯联邦在会上介绍的最近在车臣共和国两名儿童中发现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情况,也欢迎迄今为止所采取的监测和免疫应对。委员会注意到,俄罗斯联邦所做的调查表明,其中一名儿童属于免疫抑制人员。委员会提出要求,世卫组织欧洲区域办事处和世卫组织总部应继续与俄罗斯联邦合作确认有关病毒的分类。由于仍在对国际传播风险进行评估,因此委员会没有就这一疫情提出任何建议。

最近在几内亚发生的一起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病例的发病时间为2015年12月。根据委员会近期所做评估和判定标准,该国已不再视为感染国家,但仍然容易受到疾病影响。

委员会还注意到,另有几个国家也发现了非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

结论

委员会一致认为,脊灰病毒的国际传播仍是一个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并提议将临时建议再延长3个月。委员会是在审议了以下因素后得出这一结论的:

  • 尼日利亚出现的1型野生脊灰病毒和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突出表明,高风险地区的监测工作受到了交通不便影响,导致野生脊灰病毒在没有被发现的情况下持续流行了几年。乍得湖次区域的传播风险似乎很高。
  • 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继续存在1型野生脊灰病毒国际传播。
  • 在巴基斯坦的环境样本和急性迟缓性麻痹病例中持续存在1型野生脊灰病毒且地理分布范围较广,同时承认环境监测工作的加强会不可避免地提高发现率。
  • 目前处在史上最接近消灭脊髓灰质炎的特殊、非凡情景之中,2016年发生的1型野生脊灰病毒病例数达到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水平。
  • 未能在全球消灭世界上最严重的一种疫苗可预防疾病构成风险并进而造成代价。即使全球传播已急剧下降,出现国际传播的可能性也是同样,但一旦发生国际蔓延,所带来的后果和影响会十分严重。
  • 随着脊髓灰质炎病例数量不断下降且消灭疾病成为可能,在全球产生自满情绪的可能性也在增加。
  • 进一步发生的国际传播对越来越多的国家造成了严重后果,这些国家的免疫接种系统在冲突和复杂紧急情况下得到了削弱或破坏。这些脆弱国家的人口很容易受到脊灰疫情影响。脆弱国家的疫情极难控制,这可能会影响到在收尾阶段完成全球消灭脊灰工作。
  • 依然需要采取一致的国际应对措施来提高免疫力和监测1型野生脊灰病毒,阻止出现国际传播,并降低新传播风险。
  • 鉴于脊灰的国际传播大多发生在陆地跨境地区,在区域级开展工作并大力开展跨境合作十分重要,同时也认识到脊灰病毒活跃传播区引发远距离国际传播的风险依然存在。
  • 此外,关于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
    • 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也构成国际传播风险,如果不采取适当的紧急应对措施,上述脆弱人群可能会受到影响;
    • 2型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在尼日利亚和巴基斯坦的持续流行表明,人群免疫在脊灰尾声的关键时刻仍有显著缺口;
    • 全球在2016年4月同步停用口服脊灰病毒疫苗2型成分后,依然迫切需要预防2型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
    • 在受不安全和其他紧急情况影响的地区,包括在埃博拉后期,改进常规免疫一直面临挑战;
    • 全球存在灭活脊灰疫苗短缺情况,这进一步加剧了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带来的威胁。

风险类别

为减少1型野生脊灰病毒和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的国际传播风险,委员会按下列风险分类,向总干事提供以下建议:

野生脊灰病毒

  • 目前输出1型野生脊灰病毒的国家;
  • 感染了1型野生脊灰病毒,但目前没有输出的国家;
  • 不再感染1型野生脊灰病毒,但仍然容易受到国际传播影响的国家。

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

  • 目前输出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的国家;
  • 感染了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但目前还没有输出的国家;
  • 不再感染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但仍然容易出现和传播疫苗衍生脊灰病毒的国家。

委员会采用以下标准,对未检测到新的输出病例阶段和未检测到1型野生脊灰病毒或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的新病例或未能从环境中分离出1型野生脊灰病毒或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的阶段进行了评估:

不再输出病毒国家(未发现新的1型野生脊灰病毒或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输出事件)的评估标准

  • 脊灰病毒病例:在最新输出事件导致的第一个病例发生日期之后12个月,加上1个月病例检测、调查、实验室检验和报告期,或在最新输入事件导致的第一个病例发生日期之后12个月内发生的所有急性迟缓性麻痹报告病例都已通过脊灰检测,检测结果未发现输入新的1型野生脊灰病毒或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以及对在第一个病例之后12个月内采集的环境样本的检测结果也呈阴性,以时间较长者为准。
  • 经分离在环境中发现输出的脊灰病毒:在输入新病例的国家中收集到第一例阳性环境样品之后12个月,加上1个月实验室检测和报告期。

不再属于感染国家(未发现新的1型野生脊灰病毒或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的评估标准:

  • 脊灰病毒病例:在最新病例发生日期之后12个月,加上1个月病例检测、调查、实验室检验和报告期,或在最后一个病例发生日期之后12个月内发生的所有急性迟缓性麻痹报告病例都已通过脊灰检测,检测结果未发现输入1型野生脊灰病毒或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以及对在最后一个病例之后12个月内采集的环境样本的检测结果也呈阴性,以时间较长者为准。
  • 经分离在环境中发现1型野生脊灰病毒或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在收集到最新阳性环境样品之后12个月,加上1个月实验室检测和报告期。

临时建议

目前输出1型野生脊灰病毒或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的国家

目前为巴基斯坦——最后一次输出1型野生脊灰病毒:2017年1月13日输出到阿富汗;最后一位病例发生在2016年12月22日。

输出国应该:

  • 由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正式宣布(如果他们还没有这样做的话),阻断脊灰病毒传播是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如果已作出此项宣布,应维持这一应急状态。
  • 确保各年龄组所有居民和长期(即访问时间>4周)访问者在国际旅行之前4周至12个月接受一剂口服脊灰病毒疫苗或灭活脊灰病毒疫苗。
  • 确保未在前4周至12个月接受一剂口服脊灰病毒疫苗或灭活脊灰病毒疫苗的紧急旅行者(4周内即将旅行者),至少在离境前接种一剂脊灰疫苗,这仍有保护作用,尤其对经常旅行者而言。
  • 确保向这些旅行者提供《国际卫生条例》附件6所列的疫苗接种或预防措施国际证书,以记录其脊灰疫苗接种状况并作为其疫苗接种证明。
  • 在离境点限制没有适当脊灰疫苗接种证明文件的任何居民进行国际旅行。这些建议适用于所有离境点的国际旅行者,而不论其旅行方式如何(如陆路、航空、海运)。
  • 考虑到跨越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之间边境人员流动继续助长输出1型野生脊灰病毒,两国应进一步显著改善跨境努力,大幅改善在国家、区域和地方各级的协调工作,大幅提高跨境旅行者和高风险人群的疫苗接种覆盖率。这两个国家多年来一直在主要边境口岸设有疫苗接种小组。为改善跨界工作协调,应更密切监督和监测过境点的疫苗接种质量,包括跟踪在入境后被确认为尚未接种疫苗的旅行者。
  • 在达到以下标准之前维持这些措施:(i)至少6个月没有新的输出;(ii)记录显示所有感染区和高风险地区充分开展了高质量的消灭脊灰活动;在没有此种记录的情况下应保持这些措施,直至该国达到上述“不再输出国家”的标准。
  • 每月向总干事提供关于国际旅行临时建议的一份执行情况报告,包括出行受限的居民人数以及在入境点接种了疫苗并获得证明文件的旅行者人数。

感染了1型野生脊灰病毒或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但目前没有输出的国家

感染国家(1型野生脊灰病毒)
  • 尼日利亚(最后病例2016年8月21日)
  • 阿富汗(最后病例2017年1月13日)
感染国家(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
  • 尼日利亚(最后病例2016年10月28日)
  • 巴基斯坦(最后病例2016年12月17日)
  •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最后病例2016年1月11日)

这些国家应该:

  • 由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正式宣布(如果他们还没有这样做的话),阻断脊灰病毒传播是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如果已作出此项宣布,应维持这一应急状态。
  • 鼓励居民和长期访问者在国际旅行之前4周至12个月接受一剂口服脊灰病毒疫苗或灭活脊灰病毒疫苗;应鼓励紧急旅行者(4周内即将旅行者)至少在离境前接种一剂脊灰疫苗。
  • 确保接种疫苗的旅行者获得适当文件,以记录其脊灰疫苗接种情况。
  • 加强区域合作和跨境协调,以增强监测工作,迅速发现脊灰病毒,并大幅增加难民、旅行者和跨境人群的疫苗接种覆盖率。
  • 在达到以下标准之前维持这些措施:(i)至少6个月没有在该国检测到任何来源的1型野生脊灰病毒或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ii)记录显示所有感染区和高风险地区充分开展了高质量的消灭脊灰活动;在没有此种记录的情况下应保持这些措施,直至该国达到“不再受感染国”的标准。
  • 如果连续12个月没有传播证据,在12个月结束时向总干事报告为落实临时建议采取的措施情况。

不再受到1型野生脊灰病毒或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感染,但仍然容易受到国际传播影响的国家以及容易出现和传播疫苗衍生脊灰病毒的国家

1型野生脊灰病毒
  • 喀麦隆(最后病例2014年7月9日)
  • 尼日尔(最后病例2012年11月15日)
  • 乍得(最后病例2012年6月14日)
  • 赤道几内亚(最后病例2014年5月13日)
  • 中非共和国(最后病例2011年12月8日)
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
  • 乌克兰(最后病例2015年7月7日)
  • 马达加斯加(最后病例2015年8月22日)
  • 缅甸(最后病例2015年10月5日)
  • 几内亚(最后病例2015年12月14日)

这些国家应该:

  • 紧急加强常规免疫接种,以提高人群免疫力。
  • 提高监测质量,特别是在高风险的流动人群和脆弱人群中,减少未发现的1型野生脊灰病毒和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传播的风险。
  • 加紧努力确保流动和跨境人口、国内流离失所者、难民和其他脆弱人群接种疫苗。
  • 加强区域合作和跨境协调,以增强监测工作,迅速发现1型野生脊灰病毒和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并为高风险人群接种疫苗。
  • 维持这些措施,并记录充分开展高质量的监测和疫苗接种活动情况。
  • 如果连续12个月(1)没有证据显示再度出现了1型野生脊灰病毒或新出现和传播了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应在12个月结束时向总干事报告为落实临时建议采取的措施情况。

针对所有受感染和高危国家的其它考虑事项

委员会强烈敦促全球消灭脊灰合作伙伴在目前该消灭脊灰规划的关键时刻向所有受感染和脆弱国家提供最佳支持,协助其根据《国际卫生条例》落实各项临时建议,并且继续向以往要求遵守临时建议的所有国家(索马里、埃塞俄比亚、叙利亚、伊拉克和以色列)提供支持。

委员会要求秘书处提供需要遵守临时建议国家的常规免疫数据。鉴于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显示无脊灰国家的常规免疫规划存在重大缺口,委员会建议那些致力于常规免疫工作的各国际合作伙伴(例如全球疫苗和免疫联盟)应协助受影响国改进国家免疫规划。

委员会注意到秘书处关于在几个国家的环境样本中发现2型萨宾株病毒的报告,其中有些可能是由于私营部门正在使用的3价口服脊灰疫苗。委员会要求在下次会议上就此问题提交一份完整报告

委员会注意到,已经完成了与落实临时建议有关的公共卫生效益和费用详细分析,且需要进一步开展讨论和审查。

委员会敦促所有国家避免产生自满情绪,这种情绪很容易造成脊灰卷土重来。特别需要认真注意监测问题,以便能够迅速发现死而复生的传播情况。

根据关于1型野生脊灰病毒和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的建议,根据阿富汗、巴基斯坦、尼日利亚和中非共和国提交的报告,总干事同意委员会的评估,于2017年2月13日确定,与脊灰病毒有关的事件,在1型野生脊灰病毒和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问题上继续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总干事同意委员会对符合“目前输出1型野生脊灰病毒或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的国家”、“感染了1型野生脊灰病毒或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但目前没有输出的国家”、“不再感染1型野生脊灰病毒,但仍然容易受到国际传播影响以及容易出现和传播疫苗衍生脊灰病毒的国家”定义的国家提出的建议,从2017年2月13日起,将委员会根据《国际卫生条例》修订的临时建议延期,以减少脊灰病毒的国际传播。

总干事感谢委员会成员和顾问提出的建议并请求他们在未来三个月内重新评估有关情况。


(1) 对乍得湖国家而言,这将是在该区域发生最后一例1型野生脊灰病毒或循环的疫苗衍生脊灰病毒2(以最新者为准)之后的12个月。对赤道几内亚而言,(最后病例发生在2014年5月,已于2016年9月提出报告),这将在2017年4月举行的下次会议上确定,届时将邀请该国向委员会提交一份声明。根据乌克兰最后几例病例情况(上文),将于2017年8月提交报告,缅甸将在2017年11月提交报告,马达加斯加于2017年9月提交,几内亚于2017年1月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