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新生儿、儿童和青少年:缓慢开始之后 出现救命势头

几十年停滞之后,2010年,减少不必要母亲和儿童死亡的政治意愿再度出现,联合国开展每个妇女每个儿童运动,资金投入达400亿美元。运动取得巨大进展:数据收集得更好,更多人在卫生设施分娩,营养更好,针对腹泻和肺炎两大主要儿童死亡原因的疫苗也更好。经修订的全球战略认为,对孕产妇、新生儿、儿童和青少年健康的关注是扩大全民健康覆盖的切入点。

阿富汗的一个诊所里,母亲抱着孩子在候诊
世卫组织/Rada Akbar

孕产妇健康

1985年,《柳叶刀》杂志发表的一篇关键评论改变了人们的想法。评论使人们注意到孕产妇死亡这一被忽视的悲剧。作者提出如下问题:“孕产妇和儿童健康中的孕产妇在哪里?”文章开篇就是世卫组织的估计:妊娠期并发症、不安全流产和分娩每年在发展中国家导致至少五十万妇女死亡。还有许多贫穷青少年和妇女因不安全流产和分娩一生都得忍受并发症的痛苦,但她们并没有被纳入统计。

该文章吸引很多关注的部分原因是,它挑战了一种普遍看法,即,只要在产前保健和筛查过程中发现有风险妇女就可以预防大部分孕产妇死亡。作者强调,并发症发生时,大部分救命措施都需要在有训练有素的医生、助产士和护士的医院进行产科急救。依靠传统助产士无法挽救那些生命。

“缺乏面对问题的政治意愿,是如此大规模悲剧仍在继续的最主要原因。”

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

换句话说,要把死亡率降下来,就必须改善基本卫生服务的获得,包括产科急诊和有技能熟练助产士在场情况下在医院分娩。作者以古巴和中国提供的出色孕产妇卫生保健服务为例,说明缺乏面对问题的政治意愿是如此大规模悲剧仍在继续的最主要原因。

在之后发表的论文中,一些作者质疑孕产妇和儿童健康中是否真的需要关注孕产妇。他们认为,更好的关注点应该是妇女,而且关注焦点应该是女童和妇女在生命全程中的健康。虽然妇女的生殖功能使她们很容易出现健康问题,专门关注这些功能会将女性地位降低到仅仅是生殖工具。妇女的健康需求和她们对社会的贡献应该广泛得多。

所有这些关切最终都体现在正式的世卫组织政策和策略中。